(图源自网络)

不上学不上班不接受培训 我国逾两万人成“尼特族”

“他长期“宅”在家,他不去学校,也不上班,也没有接受职前训练。他减低自己的开支,空闲时在家阅读报章、上网或听广播。偶尔才会出外帮维持家计的父母当跑腿。”

这是本杰明的故事,他24岁,毕业于新加坡理工学院媒体与传播系。在此之前,他被10家公司拒绝,加上他在实习期间经历不愉快的经验,包括因在工作时手脚比较慢而被活动公司解雇。去年开始,他患上忧郁症。

而本杰明正是属于尼特族(NEET)的一份子。由世界银行和国际劳工组织定义的尼特族,指不升学、不就业、不进修或不参加就业辅导(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的年轻人。

《海峡时报》报导,根据我国青年理事会曾2016年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尼特族(NEET)约两万人口左右,占据青年居住人口的4.1巴仙。此数据高于2013年的1万9700名(3.7%),提升了0.4巴仙。

该数据来自年新加坡人力部与人才署(NPTD),分别于2016年与2013年15-34岁年轻人进行调查,2013年期间共有2843名青年参与调查;2016年则邀请3531名青年参与调查。

该数据的研究对象更广泛,不仅包括待业但积极寻工之人,亦涵完全放弃寻找工作的年轻人,以此更全面追踪及评估我国青年的待业状况。

在2016年的调查当中,近半数的参与者暂时失业,而约四分之一则选择暂时休息。然而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长期失业的人竟高于2013年,从6巴仙提升至6.5巴仙。长期失业定义,即指待业超过25周或放弃找工作。

虽然尼特族的问题一直浮现,但相对其他先进国如德国或芬兰,我国的尼特族比率也相对较低。据悉德国和芬兰,其尼特族的比例分别占6.5巴仙及9.9巴仙。

尼特族群风险高易忧郁,成青年人口的弱势族群

人力部同国际劳工组织(ILO)指出,尼特族是青年人口中的弱势群组,他们在人力市场及社会排斥方面具有更高的风险。

根据专家表示,随着经济局势的不稳定及青年对工作的高要求,将可能尼特族数字增长。

CLA执行董事Delane Lim表示,青年对于工作的要求不如以往,他们追求生活/工作间的平衡,以及他们对工作有着不切实际的期待,导致他们长期无法寻求合适的职位。

CLA (Character and Leadership Academy)旨在关注青年的社会发展的企业。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表示,随着大学文凭获得资格愈放宽,我国的尼特族的数字会逐渐增加,而获得大学文凭的青年对工作与期望也会有与实际不符的现象。

“虽然我国的工作职缺并不缺乏如服务业,但一般大学文凭者并不会接受薪水相对低的工作。”他说

2018年,我国大学就读率比起2017年(35巴仙)增加至37.5巴仙。

易遭拒绝,大大打击社会新鲜人寻工

人力资源公司万宝盛华集团(ManpowerGroup)新加坡区经理Linda Teo表示,如今经济前景不明朗,雇主在招聘新员工的时候也随着放缓。

“在找工作期间,公司的较慢回应以及被数间公司的拒绝,对新鲜人而言都是相当大的打击。”她说。

在日本,尼特族群成为普遍现象,有些可能有成为茧居族(hikikomori)的现象。

茧居族(hikikomori)俗称家里蹲或茧居族,是日本的文化依存综合症(culture-bound syndrome)。 指人于某种程度狭窄的生活空间之中、不出社会的意思。

根据《南华早报》报道,日本于2016年已有逾50万39岁以下的青年成为茧居族。而部分待业人士或不愿意提升技能的人,或将加入尼特族群中。

长期失业可能将会对雇主产生坏印象,认定他是不好的员工,所以当事业时间愈长,愈无法受雇。

心理健康学院副主任Lena Teo认为,若尼特族持续保持待业的状态,会导致他们忧郁,他们可能开始放弃寻求工作。她表示,在过去的两年间,已发现五起类似的案件。

Limitless的执行董事Asher Low说明尼特族群都有各自的历程致使他们成为尼特族,如患有焦虑症或被霸凌。

“他们对于雇主的想法过度担心,或认为他们并不优秀。”他表示。

Limitless是针对青少年工作非盈利组织,服务对象包含患有精神障碍的青少年。

回顾本杰明的案例,他自小学到中学一直存在霸凌的议题,而这些负面的生活经验导致他患上社交恐惧症,一直带入职场中。

“我最大的恐惧是面对我无法完成的任务与职场人际的问题。”本杰明说。

应多精进自己,避免成为尼特族

Lena Teo 认为尼特族群会长期待业的原因为,他们无法将所学技能使用在工作上,导致他们无法寻求合适的工作,所以她建议尼特族群精进自己的技能,例如到“技能创前程”(SkillsFuture)受训。

由于面临劳动市场的萎缩,她也提醒社会新鲜人应更具弹性,去参加各种有兴趣的活动,如志工活动以此获得专业自信与磨练其软性技能(soft skill)。

据悉,目前本杰明已寻求辅导员的协助,亦到精神科医师看诊。虽然仍未见效,但他也希望能够从这些失败中学习。

本杰明说,“大部分的家长、老师与雇主都要求完美,对于错误是零容忍。所以在学习与工作的过程中,会经历很大的压力。”

他认为这样的环境对于在职场或学校表现不出色的人非常不利,只希望能够其他测量成功的方式,让他们有更多空间发觉才能。

(图源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