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梅兹认为,《防假消息法》乃是当权者“司法统治”的延续。作为律师裘佐柏。

高梅兹:《防假消息法》乃当权者“司法统治”的延续

本地公民组织功能八号氏族会(Function 8),在上周六(5月18日)举办举行《防假消息法:弊多于利?》座谈会

座谈会邀请学者高梅兹(James Gomez)、律师裘佐柏(Khush Chopra)和政治工作者毕博渊主讲,与与会者探讨《防假消息法》的影响。

曾著作《自我审查:新加坡耻辱》的学者高梅兹直言,目前新加坡处在的时期,形同在“律法恐怖之治”(reign of legal terror)之下,而《防假消息法》的通过,仍是当权者利用恶法贯彻“司法统治”(legal reign)的延续。

他补充,“律法恐怖之治”下,有不公平法律,还有落实恶法、且有“免死金牌”的人士。这种情况和当年台湾的“白色恐怖”有相似之处。

“如今大家可能认为台湾民主开放,包括近期承认同性婚姻,不过在民主发展进程中,他们过去也曾经历“白色恐怖”时期。”他说,而新加坡仍继续处在这种恐怖时期当中。

高梅兹补充,“律法恐怖”导致公民和社会的自我审查,人民畏惧表达真实心声。这也使得社群逐渐变得缺乏批判思维和失去在市场的竞争力。

而求学时期的学子被要求要准备好踏入职场。但是在上述社会氛围下,青年变得畏怯、被动不情愿,但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整个社会体制的产物。

“但我们还需要有新技术的人才,结果只能从外头引进有新技术或成本较低的人才,”高梅兹这么指出。

他说,过去许多学者、记者、社运分子、律师和反对党人士被逮捕,但与此同此也造就了一堆所谓“仙家”学者、假人权律师、假社运分子等等怪力乱神。

高梅兹是非营利组织“亚洲中心”(Asia Centre)的主管,也是传媒和人权领域专家,曾服务于国际非政府组织、跨政府机构、公共及私立大学、研究及智囊机构等。

他说,《防假消息法》仍是当权者透过律法继续利用恶法贯彻“司法统治”(legal reign)的延续,而掌权者仍一定程度地豁免于有关法律。

在上述恶法通过后,高梅兹也举出一些建议予公民社会,以应对往后的局势。

吁筹建本土人权委会

他说,其中一项公民社会可以推动的诉求,是成立本国的人权委员会。

“东盟有五国已有各自的人权委会,我国则是仍未成立该委会的成员国之一。”高梅兹说,社会各领域利益相关者宜思考和筹募属于新加坡的人权机构。

他说,虽然在东盟跨政府人权委会我国也有代表,该组织并无人权保护的功能,不过公民仍能致函该委会,至少能让本国代表负责,和在人权课题处理上更为透明化。

此外,他也建议可以针对《防假消息法》的问题,申诉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以及确保反对党人士也有人权议程等。

成立监督政府假新闻的机构

民间散播假新闻,政府立法《防假新闻法》监督,对此高梅兹也建议,民间也要成立一个专门监督政府假新闻的监督机构(Government Fake News Watch)。

“这个监督机构就有常务委员会、由公民委员组成,特别是在选举时,最常出现假新闻。”

再者,还要有人民法庭。高梅兹解释,在一些东盟国家,由于人民无法仰仗国家机构为他们伸张正义,所以在全球各地,也有由公民组成的公民听证会,来聆听普通老百姓对国家机构等投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