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柔佛巴西古当在今年三月发生严重的金金河化学废料污染事故,造成上千人感不适,上百所附近学校停课。

柔州政府警告业者妥善处理污水,违规者或遭提控

自马来西亚希盟政府上台以来,柔佛河流域已发生四次严重水源污染事件,柔州政府严正以待,并向业者发出“最后警告”,要求他们妥善处理污水。

根据《东方日报》报道,柔佛国际贸易、投资与公用事业行政议员潘伟斯透露,2018至2019年共发生4宗柔佛河氨含量超标导致制水事件,基于河流污染事件频密,柔州政府不排除援引1921年水务法令(2014年修正)对导致河流污染的厂商作出提控。

潘伟斯于周二(21日)中午与柔佛河周边经营油棕厂和养鸡场业者进行对话会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如是表示。

他指出,柔佛河流经多县,共有7个滤水站,水供用户达39万6809个,人数多达200万名,是柔南地区人民自来水供应的主要来源。

在柔佛河河流周边进行这两项工业的多达35家,其中包括八家油棕厂及27家养鸡场。该养鸡场则散布于古来(15家)、哥打丁宜(三家)和居銮(九家)。

针对河水严重污染问题,他表示,过去违规业者多数以罚款处置,但今后当局将采取更严厉的行动。他也提醒业者,须提升改进排污和处理废料系统,若发现违规者将污水废料倒入河中,当局将依法侦办,包括中断业者的水源供应或援引法令提供涉案者。

根据记录显示,柔佛于2013年迄今已发生超过三起大型的河水污染事件。

2015年,柔佛河士芒加滤水站生水氨含量超标,导致制水32个小时,约170万人受影响,罪魁祸首是一间古来二手轮胎处理厂;

2016年7月,因一间油棕厂排放污水至沙翁河(Sungai Sayong)导致制水26个小时,约185万人受影响;

再来,今年4月3日发生,位于士年纳的油棕厂因污水处理库破裂,导致制水21小时,185万人受影响,是三起事件中最严重的一次。

至于今年3月7日爆发的巴西古当金金河化学毒废料污染,造成多所学校学生出现身体不适状况入院治疗、111所学校被下令停课。涉事业者则触犯当地环境法被提控,包括一名新加坡籍业者。

潘伟斯提醒,“我们传达上述讯息给业者,相信能得到正面的回应。柔州水利灌溉局也将会展开爱护河流的宣导活动,提高人民爱护河流的意识。”

而位于柔佛河流周边的业者也纷纷回应,若要妥善处理污水,将会提高成本,而执意执法可能会导致损害员工的工作机会。对此,潘伟斯也指出,“你们(厂商)不要威胁我,若真的有人失去工作,我们可以找工作给他们。”

柔佛河流是马来西亚众多州属中,情况最为严重的州,根据统计,全国已有29条高度污染的河流,其中21条河流位于柔佛州,污染缘由包括工业、畜牧业、棕油厂及采砂活动的作业,业者非法排放化学肥料、垃圾或污水进入河流。

目前柔佛河多条河流已被列入4级(仅用于灌溉目的)和5级(极度污染),这些河流包括柔佛河、乌鲁地南河、金金河、地不佬河及甘拔士河等。

柔佛河是柔佛州最长及流域最广的河流,也是最主要的水源之一。但柔佛河近年来多次因海水倒灌及人为污染而影响水供。例如柔佛河2009年及2010年的干旱季节由于海水倒灌导致盐水入侵,造成新加坡公用事业局(PUB)在哥打丁宜泰丰港的滤水站数度无法操作。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2013年12月展开柔佛河坝工程。这项设施成功解决柔佛河盐水入侵的问题并增加供水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