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当今困境,他形容国人不能“因噎废食”,为了新加坡的后代,国人必须勇于面对,该说的还是得说出来。而对恐惧最好的治疗,就是勇气。左为主讲者之一毕博渊。

律师裘佐柏:“泼马”法乃行动党恐惧政治下的产物

律师裘佐柏(Khush Chopra)纵览来自国会朝野议员辩论、媒体、本地民间公民组织和国际群体的意见,他总结《防假消息法》弊多于利。

他说,已有足够多的国内外个人或团体,有者也出席了去年的听证会,提供了对打击假消息的建议,但是政府无意进行修改并执意通过《防止网络假消息与网络操纵法》(POFMA,以下简称“泼马”),令他感到失望。

他批评,政治领袖利用恐惧来对付人民,以人民的福祉作要挟。

裘佐柏是在本月18日,首要出席由功能八号氏族会于共同社举行的《防假消息法:弊多于利?》座谈会

裘佐柏是一名致力推动建设性改革的非执业律师,公认为是一名受瞩目的国内时事评论员之一,也勇于对他认为正确的信念站出来发声。

“你可能觉得我过于苛刻,但根据近期的路透社机构意见调查,有63巴仙的国人担心他们会因为在网络发表政治异见会招来麻烦。”

至于另一时事脸书专页Wake Up进行的民调,显示在1800名受访者中,有96巴仙表示反对《防假消息法》。

行动党政府灌输恐惧

他说,可能有者以为,既然《防假消息法》有诸多争议,那么如果行动党滥权,就会在选举中为此付出代价;然而事实上,在选举中会出现很明显该国理智的情绪票:害怕被报复和失去福利的恐惧。

他说,行动党政府从过去就有灌输恐惧的记录。从过去以共产党、马克思主义阴谋等为由,利用内安法令未审先扣,或多年来利用诽谤诉讼等进行惩罚性报复,“我敢说,这些常年来累积的恐惧,已经深植于国人的心理。”

裘佐柏说,今日的行动党政府继续贯彻这种恐惧政治。“泼马”只不过是行动党恐惧政治下的产物。

他打趣说到,或许不久后一些较高调的异议者,或许就包括三位主讲者之一也会被当作《防假消息法》下的代罪羔羊,借此杀鸡儆猴来营造更多的恐惧。

他也揶揄在论辩中,为“泼马”背书者不外宣传假消息造成“灾难”、“伤害”和“引起骚动”甚至“导致新加坡终结”的说辞。至于主流媒体当然也在夸大这些恐惧。

政府警告假消息的危害、刻意炒作群众恐惧等,都是为了合理化“泼马”的立法。

裘佐柏说,恐惧其实是人类最强烈的情感之一,当人们感到害怕,就无法理智思考,这正是行动党政府想达成的目的。

“恐惧是人生存和自我保护机制之一,那些危言耸听的政客,也同时是假消息的最大传播者!”

他反问与会者,一直恐惧行动党政府的新加坡,这是我们要留给后代子孙的未来?

裘佐柏说,如今大家应该揭穿“泼马”的真面目,拒绝行动党政府贯彻的恐惧战术。

面对当今困境,他形容国人不能“因噎废食”,为了新加坡的后代,国人必须勇于面对,该说的还是得说出来。而对恐惧最好的治疗,就是勇气。

裘佐柏在国大研习法律,也拥有波士顿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和巴黎国立高等学校的硕士学位。他的愿景是打造更公正平等的新加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