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接受网红艺人采访视频 应阐明是否属品牌合作宣传政府政策

三周前,本地艺人庄米雪扮演“阿莲”,“直击采访”我国律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透过轻松诙谐访谈,向民众解说《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方案》。对此,《海峡时报》在本月19日一篇报导分析,政治领袖以软性手法与民沟通的现象。

显然,视频内容围绕新法利害关系,包括谁有资格定义假消息、若转发假消息会发生什么结果、及解说假消息上诉后的法律程序。

政府执意落实《防假消息法》,受到包括议员和维权团体声讨,甚至延伸至国际机构的关注,如科技巨头谷歌、学术界、媒体以及民间团体。不过尚穆根并未在视频中提及这些反对声音。

尚穆根驳斥《海时》批评;庄米雪未正面回应

《海时》发表了一篇题为《软性行销:政治领袖改变与民沟通的手段》(The Art of soft sell: Political leaders changing how they communicate with public)的报导,指网红式的宣传手法也有一体两面,例如部长在视频中一反常态,容易让人感到突兀,同时可能过于简化课题,无法深入探讨问题的内容。

可能感到被《海时》嘲讽,尚穆根立马在脸书发文驳斥,指《海时》误以为和庄米雪的访谈视频乃是为了解说《防假消息法》,但其实这是政府多管道接触和沟通方法的一部分。

报导采访律政部新闻秘书张婉玉(Teo Wan Gek译音)也解释,这些视频宣传都不是付费内容或仅象征式付费,而尚穆根也表示律政部在这些非主流视频上投注的花费,也不过是政府在主流媒体花费上的一小部分,但《海时》却没有提及。

他说,“视频旨在接触那些时间有限、想了解课题关键点的人士,包括那些主流媒体无法企及的群体。”

庄米雪也随之留言,对于《海时》有关文章片面观点感到惊讶,完全忽略了百万观看次数,其中所受到的赞数比不赞还多“。

她也声称虽然并没有要诋毁文章当中所提及的专家意见,但他认为文章看似以深入研究形式抒写,而非以个人评论撰述,已有误导之意,故更坐希望文章内能有更客观的观点。

同时,她认为文章已有“先入为主”的观点,故她建议应以个人评论方式进行撰述。

然而,庄米雪在留言中,既不提及有关与部长是否为利益合作关系或赞助关系之事。

对此,本社也已向部长提出询问,但迄今尚未收到回复。

尚穆根:政府需尝试更平民化的宣传

尚穆根早前针对《海时》的质疑提出合理化的回应,鉴于传统与主流媒体的限制,政府须尝试以其他方式达如借用网红的效应,达到宣传政策的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财政部试图利用网红来传达预算案内容,也是政府想以更接地气的方式宣传如民情联系组(REACH)、关爱乐龄办事处或CNS老人服务计划。

然而,财政部与逾50名本地网红合作宣传2018年财政预算案内容,网红于人气社交媒体Instagram发文并#SGBudget2018#MOFSG#REACHSingapore#sponsored, and #MOFSGxStarNgage。而目前Instagram是脸书旗下的社交应用软体。

脸书对于品牌置入或业配文都有其一般准则,其中以帖文内标记合作或赞助对象,皆为品牌置入或业配文。承上所诉,只有原文作者与对方没有任何利益合作关系下,才不需要标记对方。

赞助商或品牌植入应注明

换句话说,无论是赞助商或品牌植入的帖文视频,就必须标签出合作伙伴。

而尚穆根声称,政府必须尝试用不同的方式来宣传政策,律政部在这些非主流视频上投注的花费,也不过是政府在主流媒体花费上的一小部分。

那么,在和庄米雪合作的视频下方,就理应以政府的名义,附上标签或其他形式的标记,如同财政部或人力部在推广2018财政预算案以及其他事务时,多名网红也在帖文下附上该有的标签,但显然视频并未有任何标签存在。

在此前庄米雪和新加坡人力部合作拍摄的视频,在脸书上有标识“品牌合作”(paid partnership)
不过,在“阿莲”专访尚穆根的视频,即便内容涉及由部长讲解《防假消息法》,不过没有标识这是品牌合作。

另一方面,尚穆根接受午言媒体访谈节目《Welcome On Board》艺人许振荣的专访。专访在车内进行,分为两段。

第一段专访始于许振荣发现尚穆根在牛车水吃早餐,邀请部长到车上接受45分钟的访谈。

如同庄米雪的视频,午言媒体并没有明确透露《Welcome On Board》与部长的访谈,是否为品牌置入或赞助关系。

而在第一段的影片留言中,可发现民众针对视频是否属置入行销:

各部门花在宣传、广告开销多少?

回顾2016年,工人党议员陈立峰就曾质询执政党,各部门从2011年至2015年,花费在网络平台媒体赞助广告(包括脸书、Youtube和谷歌等)的开销。

当时的新闻及通信部长雅国回应,“政府并没有跟进整体网络广告花费的详细记录。然而,通讯与新闻部在2015年,大约花费了430万新元在数码媒体上,已提供宣传大量的政策与措施如建国一代配套、未来技能计划等。该计划透过网络媒体平台如YouTube、脸书或谷歌,得以达到宣传效果。

但2015年是大选之年,政府的政策与外展活动在网络媒体的推广下得以宣传,所以不台可能会对大量的花费细节不作详细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