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憧憬李光耀口中平等正义 光谱行动前拘留者:被捕时大梦初醒

32年前的5月21日,有16人在清晨时分,在当权者的代号光谱行动中,以内安法令未经审讯下被扣留。政府指他们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颠覆和夺取政权。

被捕者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大学毕业生和专业人士等。一个月后,又有另外六人落网。逮捕发生后,人权机构、教会、外国政府、国内外个人、媒体等都表达抗议,被扣者亲友也反驳官方指控。

在1988年4月,九名被拘留者发表声明,驳斥政府对他们的指控,并确认他们曾经受到虐待。其中八人在隔天即被重新逮捕。

独立导演苏德祥(Jason Soo),在2015年创作了记录片《1987解开阴谋》(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中,由当年被拘留者娓娓道来当年被拘留的情节,以及他们所遭受的不公待遇。

为让群众紧记当年逮捕事件的黑暗,本地独立影院The Projector在前日重映《1987解开阴谋》纪录片,映后还请了三名前拘留者:刘月玲、陈智成和曾志成,也受邀参与与观众问答,分享那一段苦难经历和对现今时政的观点。

刘月玲表示,年轻时关注社会正义,所以求学时也曾积极参与学生运动,即便踏入社会也仍投身社会工作。她对于近期马芸偷拍事件发表看法,认为打自近年来政府打压校园学生运动后,如今的大学院方就连在对话会应付学生也显得笨拙, 即便学生也未能提出有意义的交流。究竟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在宪法中保障公民的言论和结社自由,但如今这些权益怎么了?在国会执政党占大多数议席,几乎可以通过任何法律,例如辩称《防假消息法》是为了捍卫民主。”

刘月玲倡议积极的公民参与,不应对社会时事过于被动、也不要轻信政府的宣传。

曾志成则分享,当年的逮捕就是把被拘留者丢在一个脆弱、容易崩溃的情境,让拘留者认罪,即便他们根本没做错事、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

有观众询问,是否曾发生让拘留者与九人联合声明相矛盾的事?对此陈智成表示,就在重新被逮捕发生后,未联署声明的拘留者,被请到内政部总部,遭审问有关联合声明的事宜。他被审问了六小时。

被要求签署反驳声明

“不过他们的用意不是要调查联合声明,而是希望我们联署另一份反驳声明。”

陈智成表示也有参与联合声明起草的讨论,当时也很清楚会发生重新逮捕,而自己又因有婚事在身不便联署,惟全力支持声明。所以本身即全力支持九人联合声明,又怎能参与到反驳文告中?

他说很显然如果部签署反驳文告,他们没办法离开内政部总部,最终在和总监Benny斡旋下,同意发表在扣留期间,未遭调查官殴打的声明,但陈智成强调他说的也是事实,因为殴打他的另有其人。

也有观众提问,在被逮捕前,三位拘留者反对政府的情绪,以及对于追求平等自由社会的青年有何建议。

受英语教育的刘月玲表示,有别于积极争取南洋大学的华校生,她甚至一直来都相信行动党政府的宣传,对李光耀口中的正义、平等、新加坡是美丽的国度等深信不疑,但是当自己和友人在内安法令下未审先扣时,自己多年来的信念立即瓦解,让自己大梦初醒。

曾坚信行动党的宣传

“过去行动党宣传共产分子会破坏我们的国家,但最终我即不是共产主义者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为何我也被捕?”但是当当权者有既得利益需要找你当代罪羔羊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必定可以为你编造个罪名给群众交代。

她说过去觉得内安法令已经有够糟糕,但没想到现在的国会议员竟然没有捍卫公共利益,在国会通过《防假消息法》,这是对新加坡影响深远的。

陈智成则表示,自己其实是“亲政府”的,不过他倾向良好施政和法治。然而内安法令基本上是无法无天,违反法律原则,即便没有证据也可以未审先扣,这正是现有政府拥有的过大权力。这种情况又转移到《反假消息法》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