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顾:1954年5月13日 华校中学生反国民服役和平请愿遭镇压

今日,马来西亚公民社会并没有忘记50年前发生的513事件,有者也前往位于雪兰莪双溪毛糯513罹难者墓园进行公祭,为罹难者默哀,各宗教团体进行宗教仪式。

在我国,1954年的5月13日,在距今65年后的今天,同样是不容忘记的日子。当年一群手无寸铁的华校中学生,在皇家山麓克里门梭道(Clemenceau Avenue)现场,声援八名学生代表会见新加坡总督,提呈表达要求免除18-20岁男学生参与国民服役的请愿书。

功能八号氏族会在脸书专页回顾当年新加坡学运513事件的事迹。当时赴现场支援请愿的,估计有五百至一千名学生。然而后来在镇暴警察以大麻绳、警棍、盾牌和步枪暴力介入时,原本平和的集会被打乱,有许多学生受伤,48人被捕,并被指控阻碍警察办公和拒绝服从疏散指示。

事件发生后,造成更多学生抗议和静坐,迫使中华商会不得不介入学生和英殖民政府之间调解。经过22日的斗争,殖民政府最终妥协,展延国民服役计划。

在50年代初期因“紧急法令”的氛围下,数以千计的华中学生勇敢引领运动,突破殖民者的“白色恐怖”。

学运激励人民争取权益

正是学生们的举动,激发人民团结起来,申诉新加坡人的公民和政治权利。

513事件也促使更广泛的学运席卷和影响华中和之后的南洋大学。

在1954年513事件的两周后,一名马来亚大学学生因出版名为《华惹》(Fajar,意即马来语“黎明”)的刊物,而成为殖民政府警察的眼中钉。该刊物编辑部因一篇《亚洲的侵略》而被提控煽动,此事甚至惊动英女皇律师D N Pritt来狮城,在李光耀协助下为学生辩护。

李光耀也因此获得华校生的佳评,使得李可以获得学生和工人的支持下,在后来组建了人民行动党。

而一些列的抗议和诉求,也最终促使英殖民政府当局放手让新加坡独立。

在1959年人民行动党获得人民委托赢得选举,人民期许新政党能带来政治自由和社会公义,但结果事与愿违,事实证明他们比殖民统治者更为无情地展开打压。

“如今,“紧急法令”形同新加坡的“通常”法。政治异议的代价换来的是2、30年的未经审讯监禁,对大众媒体,公共集会和言论自由施加的限制,如果有的话,比殖民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没有任何政治局势可以“千秋万载”,新加坡人民摆脱超过半世纪政治压迫的时刻终会到来。

 

延伸阅读:陈慧娴编《敢向英殖民统治者说不:五一三事件60周年纪念》

*资料来源:本社资料库,功能八号氏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