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自网络)

上诉庭暂缓处决马国死囚 尚穆根:宽限马国毒贩不可行

昨日(23日)上诉庭批准,暂缓对涉及毒品案的马来西亚籍死囚潘尼尔执行死刑。他获准在两周内针对被总统哈莉玛驳回特赦的申请提出上诉。

现年32岁的潘尼尔于2014年9月3日,在新加坡兀兰关卡被发现走私51.84克的海落英,后于2017年6月27日被判运毒罪名成立须面对死刑。潘尼尔日前上诉寻求新加坡总统哈莉玛的特赦,惟遭驳回。

上诉庭三司聆听潘尼尔的上诉申请后,批准其暂缓死刑,宣判指出潘尼尔在至少一周前被告知处决时间,并在同一时间向总统提出特赦申请而遭拒。

梅达顺说道,这两者时间间距过短,并不足以提供囚犯足够时间去寻求司法建议以回应特赦申请遭驳。

他续指,潘尼尔新加坡辩护律师团昨日才刚接获指示,不能指望他们要在短时间内呈上完整的论证。

梅达顺也指出,“如此看来,赦免申请时间被压缩而对此提出质疑。我们一致认为,无论是否成功豁免,申请人理应由充分的时间得到法律咨询。

时间顺序果断,申请过程缺乏透明度

在聆听上诉之际,辩护律师向法庭提出质疑有关潘尼尔的赦免申请,认为赦免申请过程缺乏透明度。

法院据潘尼尔家人所言,在本月17日收到两封信件—新加坡总统府拒绝赦免申请的信件,与新加坡监狱署的通知处决书。

潘尼尔在书面陈述中表示,从快递收据显示,两封书面资料均在本月16日寄出。

他以时间顺序问题指控潘尼尔在赦免过程,被剥夺了公平公正的机会。

对此,检察官代表也针对总统府、总检察署寄出书面资料给囚犯的时间顺序作出回应。

总统首席私人秘书Benny Lee 5月7日在书面陈述中表示,总统哈莉玛接受内阁建议,认为根据潘尼尔案件,应按照程序行事,而驳回其特赦申请,通知潘尼尔与其家人将照原案判处死刑。该通知书在本月14日寄送至监狱署,再转寄囚犯与其家人。

马国:陈情经审慎考虑,感到欣慰

据马国媒体报道,马来西亚内政部发出文告,认为该陈情经过审慎考虑。

文告指出,总统日前的决定,并未在该案中行使宪法赋予的赦免权。

内政部也澄清,报告中宣称盘尼尔无条件拒绝可能让他免于绞刑的实质性援助。他们认为受刑人已向有关机关提供贩毒活动的信息,但检察署断定他并没有提供任何实质性援助。

“这是检察署单一的判断”内政部回应。该课题并未在此次申请赦免的过程中被提及。

而马国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表示,对于新加坡暂缓对大马籍死囚潘尼尔执行死刑,感到欣慰。

据《东方日报》报导,刘伟强昨日(23日)发文告指出,对此消息倍感振奋,“感谢所有相关成员包括捍卫自由律师团的不懈努力。日后还有许多工作,日子将更艰难,冀望潘尼尔日后审讯能成功过关。”

刘伟强也提及,捍卫自由律师团周二告知他潘尼尔将面对绞刑后,他旋即和外交部携手接洽新加坡政府,拯救潘尼尔性命。

辩护律师强调,该案仍有多重疑点如裁决时间决定仓促、不合理的信件寄出日期、以及裁决并未提前与受刑人与其家人沟通过。

他还说,受刑人经历时间上的压迫,他理应由足够的时间针对拒绝赦免案件,提出复审理由。

上诉院法官宣判,潘尼尔将有两周时间提出赦免申请意向书与其证据佐证,而检察署亦有两周时间回应。双方在下一次聆讯日期的前一周,提交书面陈述。

尚穆根:去年近三成被捕毒贩来自马国

 

图源:《今日报》

不过,律政部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在今早出席中央肃毒局工作研讨会,却认为对马国毒贩“宽限”的做法不可行。

他指出,在去年被捕的毒贩中,就有30巴仙来自马国,而30巴仙搜出的海洛因也是马国人带来的,“面对这些统计,我们如何能纵容马国人,如果这么做,法治意义何在?如果他们有要求,我们就放任之,将会成为笑话,这不是新加坡的做法。”

他说,自去年马国希盟政府上台以来,意识形态上有意废死,我国也会尊重该国立场,但是我国仍实施死刑,为此希望对方尊重。

他补充,自去年至今,我国已接到马国三次要求暂缓处决马国死囚的要求,其中两人是毒贩。

尚穆根也表示有意致函马国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商讨跨境贩毒的问题根源,包括由马国当局在长提对岸拦截捕获毒贩,如此就能依据马国法律处置,而不必在新加坡面对死刑。

同时,他也想询问马方对于打击马国境内运作贩毒主谋的努力,“我们与马国当局有良好合作关系,他们做得很好,希望他们能给与我们所有支持和提供更多在马国的贩毒主谋证据。”

与此同时,他也希望马国能协助宣传,避免将毒品带来新加坡,否则将面对后果。尚穆根认为,如果一再要求新加坡法庭暂缓毒犯死刑,是不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