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行贿案未涉政府合约 英兰妮:不对新科海事发禁招标令

新科海事曾在2014年卷入七名高层行贿风波,不过不影响该公司参与招标建造海岸卫队(PCG)巡艇的工程,合约总值高达3亿1270万元。

对此,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英兰妮在国会解释,发布禁止参与政府招标的禁令,以及法庭的诉讼程序是独立分开的,其功能也不同。要对新科海事实施禁令,必须证实有关涉事者或供应商,其贪腐行为与政府工程招标有关。

她指出,法院主要审理诸如贪腐等犯案者的违法责任,并裁定刑罚。

然而,禁令则属“政府行政程序”,用以对付那些对政府构成直接损失的人士或机构,保障政府利益,但不重复法庭的裁决。那些被禁的供应商会公告在政府采购网“政府电子商务中心”(GeBiz)。

禁招标令适用涉政府合约贪腐者

也是财政部暨教育部第二部长的英兰妮,是在本周一回答工人党议员毕丹星的国会提问时,这么表示。

英兰妮在国会提供的答复,也和早前内政部的声明相呼应。

政府有个禁令裁定常设委员会(SCOD),如经调查涉贪属实,贪污调查局可建议委会对有关涉贪的企业或机构施以禁令,使之不得踏足和参与任何形式的生意业务。

内政部是在上月19日,回应《海峡时报》的询问,指出贪污调查局的调查显示,新科海事高层涉贿案中,并未牵涉政府机构和合约,所以该局并没有建议裁定委会,对新科海事施禁令。

“贪腐案仅涉新科海事高层”

2014年,新科海事被揭发高达七名高层涉行贿、报假账,是近几年来在本国发生的最严重贪腐事件。

虽然涉事高层也被定罪,然而这家在淡马锡控股旗下新科工程的子公司,仍能参与在2017年的造巡艇工程招标。同年,该公司涉行贿前高层才刚在法庭被定罪。

与此同时,新科海事从未从政府电子商务中心除名。

对此,英兰妮解释,贪污调查局的调查,并没有发现新科海事高层涉贪丑闻中,涉及政府合约。再者,涉贪案的裁决乃是针对个人,并不是新科海事本身。

根据2014年政府采购合约条例,招标单位如果已决定了得标承包商,也必须在72天内通知其他竞标者。

“颁发合约日期弄错了”

对此本社曾质问,有关招标是在2017年7月12日公开,直至同年11月28日截止。但是其他参与竞标公司却是在GeBiz自动发出的电邮通知时,才得知工程合约早已有人标下。其他竞标公司却是在120天后才收到通知。何以内政部过了那么久才发布通知?

对此,英兰妮解释,是“颁发合约的日期弄错了”。有关造巡艇的工程合约,是在2018年11月26日,颁发给新科海事,并在隔日于政府电子商务中心发布通知。

“不过,颁发合约的日期一开始误置为2018年7月27日,现已被纠正。”

毕丹星:曾有前科,允参与招标政府有风险

在国会中,毕丹星也追问,既然新科海事在私人合约中,过去出现行贿问题,那如果禁令裁定委员会不发出禁令,仍容许该公司参与政府招标,不也同样让政府曝露在面临损失的风险?

对此,英兰妮表示,政府已全面审核颁发改合约,包括评估绩效风险、诚信以及声誉风险等。

这似乎意味着,既然已经进行了“全面的风险评估”,那么禁令裁定委会就认为没有必要对在私人领域涉贪腐的企业实施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