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许文远脸书

飞萤航空恢复狮城服务 马交长冀续拓新航线

随着我国和马来西亚,在本月初同意在领空纠纷上各让一步,原先受领空纠纷影响的飞萤航空(Firefly),也得以恢复飞往新加坡的航线服务,班机在昨日上午10时53份降落实里达机场。

为了纪念这趟具标志意义的航班,机场派出两部消防车,在跑道两侧喷洒出拱形的”水门“,迎接领空纠纷事件后,首个降落的代号FY-3126飞萤班机,而该班机的72名乘客之一,则是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

我国交长许文远则欢迎陆兆福的到来。后者与许文远召开联合记者会,表示马国仍会继续开拓新航线,让两国民众未来可以直飞怡保、马六甲和关丹等国人较热爱的景点,促进两国航空与旅游业。

他相信此举也能让新加坡受惠。

他也提到,飞萤航空將聚焦在两国的商务和企业人士,该航线將促进吉隆坡区域和新加坡之间的经济交流和旅游业发展。

以GPS取代ILS

陆兆福称,两国已成立高级別委员会,检討1974年签署的《吉隆坡与新加坡之间的空域控制中心关於新加坡航空起降与飞越同意书》。

他表示,马国目标是分阶段收回目前由新加坡管理的授权空域,并放眼从今年起五年内完成工作。

他补充,两国在近期取得顺利的谈判进展,有望能达成互利的解决方案,加强双方在航空和旅游领域的双边合作。

为了提高梳邦机场飞往实里达机场航线的安全性和效率,新加坡民航局(CAAS)和马来西亚民航局(CAAM)正在共同努力,合作探讨在实里达机场开发全球定位系统(GPS)的仪表起降程序来取代仪表降陆系统(ILS)。

他预料,新的起降程序可在半年或一年内落实。

许文远致辞时则说,实里达机场和梳邦机场毗邻新加坡和吉隆坡市中心,飞萤航空这条航线对许多乘客是具备吸引力的选项。

此外,由于飞萤航空经营的是涡轮螺旋桨(turboprop)客机,无须和樟宜机场较大型的飞机竞争,实里达机场客流量也较低,乘客上下机过程将更便利。

许文远为陆兆福庆生

另一方面,陆兆福也在脸书分享,收到意外惊喜,感谢许文远为他在昨日于实里达机场进行的活动中庆生。陆兆福将在本月28日迎来42岁生日。

他表示其生日愿望乃是新马两国关系有更强的联系,他和许文远都有信心两国能共同达成双赢局势。


新马领空纠纷回顾:

实里达机场新搭客大厦,是在去年11月正式投入运作,所有涡轮螺旋桨(turboprop)客机航班从去年12月1日起,须从新加坡樟宜机场转到实里达机场起降。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旗下飞萤航空,是目前唯一在樟宜机场使用涡轮螺旋桨飞机的航空公司。

然而,去年10月26日,马国民航局(CAAM)表明,拒绝批准飞萤航空降落实里达机场,以向新加坡提出抗议。

实里达机场距离柔佛巴西古当仅两公里,如果要落实ILS,飞机就必须飞过巴西古当上方,降落到实里达机场。

马民航局(CAAM)也发布“飞行员通告”(NOTAM),指示为了“军事用途”,而在巴西古当上空设立了永久的飞行管制区。

直到本月6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最终同意,在领空纠纷上各让一步,我国撤回实里达机场仪表著陆系统(ILS);马国则同意无限期暂停在巴西古当上空的永久禁飞区。

至于原要在实里达机场落实的仪表著陆系统(ILS,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则是目前航空领域最为广泛使用的精密著陆导引系统。在能见度较低情况下,使用无线电信號和灯光阵列,引导飞机安全进近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