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假消息草案,是新加坡民主空间的进步还是倒退?

政治工作者毕博渊撰文:

在乔治奥威尔的惊悚小说《1984》中,虚构的大洋国政府有四大管理部门,其中之一就是主管新闻、娱乐、教育和艺术的”真相部“。这个特定群体的官员,会决定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假的,并且对拒绝服从者采取行动。

2019年,我国政府有意立法赋权少数几位部长,拥有裁决消息真伪的权利,且也可对不服从者采取行动。

这批部长来自一个曾承诺55岁公民领取公积金、却不断跳票的政党团队;他们曾告诉你公共组屋会增值,但如今却承认屋契到期屋价归零;四任民选总统可以增至五任(第一任从黄金辉前总统算起),而原本宣称是印度裔,现任总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马来裔。

打击网络假消息,首先执政者必然是决策立场一贯,才能赢得百姓信任。其二,不必耗费精力立法来让自己有权决定事情真伪。倒不如教育人民批判思考的精神,让他们有能力判断可以相信什么。

我完全赞同,应警惕假消息和可能破坏社会稳定的人士。然而, 让少数人有决定真相的权力,若有续任者不是为公共利益而另有议程,后果不堪设想。

一旦大权在握就难以制衡,我们不知道未来的续任者会如何使用这些权力,所以才更应该慎重待之。

我必须要问:”您乐意您投选的代议士手握这种大权,剥夺你的自主权来帮你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吗?“

在打造健全公共辩论和思想交流的新加坡民主空间,这种发展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