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主人寻猫记 “无论生死只盼回到身边”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寻猫报导,无论在社交媒体或是报章上都可以看到,有人或许觉得大惊小怪,但是身为猫咪的主人,焦虑的心情又是几人能体会。明知家中的毛孩子没有做错却要被冤枉带走,寻找多时,只传来了一只失踪一只死亡的消息,让人心力交瘁,而猫咪主人现在只求“Leng Leng回家”。

星期五深夜,这里大多数餐厅和商店几乎关闭的时段,在港湾中心(Harbourfront Centre)外面,新加坡文化遗产节的大荧幕还在放映着,但很多摊位已经准备收摊了。双层巴士正在通往巴士车站的路上,带着疲惫的通勤者回家。在这些喧哗中,一阵装着饼干的塑料容器摇晃声音响起,一名女人沿着这条路走,摇着塑料容器,低头在人行道上绿树成荫的灌木丛中喊道,“Leng Leng!Ah Leng!”

58岁的格蕾丝·陈(译音Grace Tan),过去两周都没放弃寻找Leng Leng,她从位于马林台的住家,一路南下到港湾中心,在行人道徘徊,一遍一遍地检查灌木丛和树丛中,一声一声的呼唤爱猫。

市镇会初时否认抓猫

2019年3月8日,格蕾丝自兼职工作中回到她位于马林台的租屋时,发现她的两只猫Ben Ben和Leng Leng ,还有一只她用于进行救猫工作的笼子失踪了。她之前将猫笼放在屋子外面。她指出,马林百列市镇会初期只告诉她,他们拿了她的猫笼,但是没有抓猫,尽管她每天到办公室去寻求答案,仍然没有接到任何回应。

一直到3月14日,在格蕾丝参加了人民集会,并在前一天晚上和议员暨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会面后,市镇会才承认他们带走了Ben Ben 和Leng Leng。

格蕾丝告诉《网络公民》说道,“他们表示,不知道市镇会聘请了哪家公司负责抓猫” 。但是市镇会官员承诺会帮他们查询资料。

抓猫者坚持自己没错

格蕾丝表示,当她在3月18日(星期一)和一名朋友来到市镇会时,有一男人与他们会面了,并表示是他救了她的猫,并把猫咪送到安全的地方。

格蕾丝用中文说道,“我说,‘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将猫咪送到AVA(农粮局),你没有权利抓我的猫。’他说他是救我的猫咪,如果他将猫咪交给农粮局,猫咪数天后就死了。”

“我说道,‘不要告诉我死不死的……你放猫咪们的地方可能非常危险。’他说不会。他一直坚持说不会。”但是男子并没有告诉格蕾丝,他将Ben Ben 和 Leng Leng带到哪里去了。

为猫咪无法寻到回家路落泪

在爱猫协会(Cat Welfare Society)的协助下,格蕾丝终于寻获了市镇会最后将猫咪丢弃的地点:两只4岁的猫咪被遗留在靠近港湾地铁附近的声音小贩中心(Seah Im Food Centre)。

二话不说,她就召了德士赶赴该处。当她看到猫咪被丢弃在森林地区时,顿时崩溃了。视线所见有密集的树叶、玛朗路附近的停车场以及小贩中心后面的巴士站,这里一切和两只猫在组屋的居住世界完全不同了。

“当我看到山丘、树林,我崩溃了。我真的哭出来了。我看到这个地方,感到心碎了……我觉得这真的让我的两个孩子很难回家。”当时,两只猫咪已经失踪了10天了。

“我的Ah Ben真的想回家”

在朋友的帮助下,她在当地搜寻到第二天的凌晨,张贴了两张猫咪的照片。她说,在大约早上三、四点时,她遇见一名孟加拉客工,说曾经在两天前看到Ben Ben,站在小贩中心对面的垃圾箱附近,就是市镇会说抛下猫咪的地点。

格蕾丝表示,客工形容Ben Ben 当时看似迷路了,站在下山丘的行人楼梯旁边。他再次回头看时,猫咪已经不见了。

格蕾丝的心沉了下去。在马林台,Ben Ben和11只猫咪(包括Leng Leng)住在她的租屋内,但也喜欢不时在组屋内游荡,还会上楼找常和它一起玩的邻居。格蕾丝都是站在楼梯间呼唤它;它就会跑下楼回家。看到小贩中心的楼梯,她可以猜出心爱的猫咪想要什么。

她开始哭着说道,“我知道这很糟糕,因为Ben Ben尝试走回家。它要走回家。我的Ah Ben真的想回家。但是它无法回到家,它真的无法回到家”。

寻获Ben Ben尸体

看出她的焦虑和恐惧,格蕾丝的朋友给予帮助,自愿花时间和精力帮她扫荡街头,张贴海报,并且在社交媒体贴文呼吁帮助。在3月27日,猫咪失踪了将近三周后,一名叫Tan’s partner的女子带来了坏消息:她看到一只看起来很像Ben Ben的猫尸。

格蕾丝回忆,当天到医院检查的男友,听到这消息也崩溃了。“他握着电话的手颤抖着。他很沮丧。他真的很怕那是Ben Ben。当我看到他时,我哭了”。

那个女子当时在上班途中,当她和格蕾丝谈话时,就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格蕾丝立即冲上德士飞奔到港湾中心。“我是一名佛教徒,我向观音祈求,‘你要将Ah Ben留给我。你必须将我的孩子留在那里和保护它,让它等我。不可以让其他人带走它’。”

当她抵达现场时,在看到躺在人行道草地上的猫尸,即刻认出来了。Ben Ben,这个只有数月大时被她从排水沟中救起的猫咪,已经死了。

向Ben Ben求助找Leng Leng

Ben Ben的死已无法改变,但搜寻Leng Leng的工作还在继续。格蕾丝努力坚持着希望。

她用着破音说道,“你知道吗,当我在27日将Ben Ben带回家时,我请它陪我一天后才送它走。我对着它说话到凌晨一、两点”。

“我告诉它,‘Ben Ben,妈咪的心好痛。但是你回来了,妈咪看到你真的很高兴。你能够告诉妈咪Leng Leng现在在哪里吗?你可以告诉我要去哪里带Leng Leng回家吗?你可以让我梦到它吗?’然后我真的梦到了Leng Leng……我当时打瞌睡,梦到Leng Leng。它坐在高处。但是那太快了;我尝试叫它,但是它不见了。我睁开眼睛说道,‘Ben Ben,我看到Leng Leng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它在哪里’。”

星期五晚上,另外六人协助格蕾丝找猫。有人拨电通知他们,在该地区看到一只白猫,但是他们当时一无所获。他们之前在该区张贴了200张海报,但全被拆除了。

格蕾丝强调,“无论是生是死,我都要带它回家”。“想想都很心痛。我把Ben Ben的骨灰带回家,感觉它就在我身边一样。”

驳斥市镇会指10余只猫随处大小便

格蕾丝不谙英语,所以不知道刊登在其他媒体如Mothership.sg或《海峡时报》上的相关报导,也没有向更多记者讲述寻猫的详细经过。但是她对马林百列市镇会所发布的文告,指有大约15只猫“在建筑内自由走动,在走廊、楼梯间和电梯处,引发猫咪大小便、脱毛、大叫等卫生和骚扰问题”表示抗议。

她说道,“有时两、三只猫咪会出去。当我坐在外面走廊时,或者我在外面接听电话时,猫咪回到外面陪我”。“不可能超过10只猫咪在外面。有些猫咪,就算门开着,它们都不愿意出门。它们害怕。”

格蕾丝在喂养和拯救猫咪方面有十余年的经验。她养在家里的猫咪都是再被寻获时,受了伤或生病的,并且无法适应自由走动的猫咪。除了它们之外,格蕾丝还会在每天两次准时喂养住宅区内的流浪狗。

这举止有时也会引起邻居们的不满,尤其是不爱猫人士。格蕾丝表示,她常常被住宅区的人大声辱骂或侮辱,而且如果住宅区内有猫咪表现很糟糕,如大声叫、随处大小便或打架,都归咎于她。

据格蕾丝指出,农粮局的官员去年曾到访她家两次,他们检查了她的住家并查看了她的猫咪后,没有说什么评语就离开了。

她说,“他们说,‘好的,你的猫都获得良好照顾。没有臭味,没有腥味。’然后他们离开了”。“他们要求别让猫咪出去,但是我说猫咪们只是偶尔出去一次,然后他们说好的,就离开了。”

自从Ben Ben的事件曝光后,农粮局再次到访并作了更全面的询查。她告诉官员们,她的猫咪们都有经过消毒和微芯片处理,并且接受了全部所需要的疫苗注射。

多方询问未获回应

《网络公民》曾电邮农粮局有关相关事件,惟至截稿为止尚未获得任何回应。

爱猫协会则敦促所有宠物主人,将猫咪严禁在屋内,以免遭到虐待、暴打或者为邻居带来不便。

格蕾丝说道,“我已尽我所能(照顾动物),他们却来带走我的猫咪”。“到目前为止,我已经非常保护我的猫咪了,而(市镇会)才来就做了这些。我做这么多有什么意义?我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敏锐意识到,如果市镇会一开始就向她说明他们抓走和抛弃猫咪的情况,Ben Ben可能就不会死。“我们会(在之后)将它带回家。这就是我感到心痛的原因。”

面对来自社媒的舆论,马林百列市镇会为其工作人员在重新安置猫咪方面的“错误判断”表示道歉,并表示应该将猫咪送到新加坡农粮局。

被捕动物的残酷结局

猫咪被送到农粮局的动物,最后可能被安乐死。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曾于2015年指出,有将近2500只动物,包括942只狗、888只猫和623只猴子被安乐死。虽然也有可能将被送入农粮局的动物救出,那就是采用许多猫咪援救者现在最熟悉的方法,尽快将动物申请带走,否则动物会在一周后安乐死 。

面对这些可能性,迁移他们会是较好的选项。但是被抛弃的动物,尤其是大部分被驯化的动物,它们在陌生的环境里会感到压力、害怕,并且可能无法寻获吃食,也可能面对死亡。

《网络公民》询问马林百列市镇会有关的后续问题,包括为何延迟告知格蕾丝猫咪被丢弃的地点、是否其他猫咪也丢弃在该处;市镇会是否会对私自带走猫咪的害虫公司或个人采取行动,再者,市镇会是否会改变其诱捕猫咪的政策。至截稿为止,市镇会仍没有回应。

格蕾丝说道,“我现在不要求太多”。“我只想Leng Leng回家,而且市镇会必须交出这个凶手。我不能让Ben Ben 和Leng Leng事件就这样过去,不问情由地就带走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