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马锡称06年前撤离投资 惟子公司董事仍在凯发董事会

在上周六(3月30日),超过300名凯发散户投资者,齐聚芳林公园,表达他们对凯发重组计划和赔偿安排的不满。

其中,《海峡时报》采访其中一名62岁的投资者蔡女士,后者指在凯发的优先股和永久债券投资损失了六千元,丈夫损失10万元。

她声称,之所以投资凯发, 是因为相信该公司获得政府支持,理应很稳健。“我们投资,是因为看到淡马锡也投资了。相信淡马锡是有做好功课的。”

她说,银行当初卖凯发证券时,打包票告诉他们“淡马锡有投资,不用担心。如果你们不买,别人会”,因为认为这是国家资产,投资者才肯下手。

不过,在这篇报导后,淡马锡随即在本周一(4月1日)在《海时》论坛作出澄清,指出淡马锡虽在2000年代初期投资凯发,但那是淡马锡扶持本地中小企业的其中一项计划,支持那些有潜力的领域成长,例如水资源科技。

淡马锡澄清06年后不再投资凯发

“在达成投资目的后,淡马锡就退出凯发,”淡马锡国际公关主管弗尔绍( Stephen Forshaw)这么指出。“淡马锡退出也是在2006年之前,远远早于凯发2011年发出优先股以及2016年发出永久债券。”

弗尔绍解释,淡马锡透过全资子公司海丽凯资本(Heliconia Capital Management),投资本地中小企业。

“海丽凯有独立的董事和管理层管理,投资本地中小企业的成长。在风险成本方面,海丽凯会和其投资的公司,在策略和区域或国际成长机遇商,进行合作。”

弗尔绍强调,淡马锡和海丽凯资本,在2006年后都没有投资在凯发集团。

子公司海丽凯一董事,是凯发董事

然而,根据凯发集团的官网,海丽凯资本的其中一名董事倪志强(Gay Chee Cheong译音),同时也是凯发集团的非执行独立董事

即便是海丽凯资本官网的董事简介,也介绍倪志强是凯发集团的董事成员之一。

与此同时,倪志强还是凯发薪酬委员会的负责人,意味着他在决定凯发总裁林爱莲的薪酬上,理应有一定的影响力。

再者,他也是凯发提名、审计和投资委员会的成员。

倪志强曾获颁新加坡武装部海外培训奖,曾就读于英国皇家军事学院桑德赫斯特和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在武装部队时曾升至中校军阶。

此前,他在新加坡科技公司担任总经理/董事,也是2G资本公司的创办人兼总裁。

投资者者质疑凯发总裁亏损中仍获优渥薪酬

两个月前,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代表证券投资者,向凯发集团(Hyflux)董事会致函,罗列了23道问题,质问凯发集团的运营和诚信问题。其中,协会也质疑当股东和债权人都在蒙受投资亏损时,总裁林爱莲仍能从34巴仙普通股权中获得6千万元的股息。

在2017年的薪酬和分红分别达到75万元和1百万元。同年,凯发却亏损高达1亿1560万元。

协会的信函也提到,在2017年凯发年报,支付给凯发关键领导层的总薪酬高达265万元。何以该集团可以在当下艰难财务环境下,仍能继续支付高额薪酬?这些公司领导理应清楚公司面对的情况,也要负上很大的责任。截至去年三月为止,凯发集团累计债务高达29亿元。

然而, 作为凯发董事局的薪酬委员会负责人,对于决定总裁林爱莲薪酬,理应有一定影响力,何以他会判断在亏损期间,仍允许总裁获得与表现不符的薪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