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马亚:由政府判断假消息不合理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医生接受本社专访,针对政府力推的《防止网络假消息与网络操纵法》发表观点,认为由政府判断假消息并不合理,且可能产生寒蝉效应,人们会害怕如果举报一些弊端,会被标签为“假新闻”,反而让自己惹官司。

“政府一再保证,法庭仍会是最终的仲裁者。但就拿我们向法庭申请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为例,首先就要拿出两万元的抵押金。普通老百姓有那么多闲钱陪你这么玩吗?”

他直言,虽然法律援助基金获得许多人捐助,但是要真正落实以法律援助上诉政府裁定,却很有挑战性,再者申请法援也有一定条件。

未听闻有人能获法援挑战政府

淡马亚笑说,从未听过有人可以申请法援来挑战政府,“如果政府真有诚意,那么因为脸书贴文被判刑而上诉的范国瀚和陈两裕,都应该获得法援!”

他认为,如果要营造一个多元的新加坡,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只奉行同一种思路。

他坦言,政府机构固然有“吹哨者保护法令”,但是基层对于告密人是否有获得保障仍有疑虑,例如在一些论坛,一些人表示仍害怕若在武装部队中揭露一些事情会被“关注”。

政府和官媒也曾涉散播假消息

在去年的蓄意散播假消息听证会上,民主党也提出即便是政府和主流媒体,也不是完全没犯下散播假新闻的失误。

淡马亚举例,在武吉巴督补选时,《联合晚报》引述了一段徐顺全从未说过的话来做标题。虽然报章事后已修改标题,遗憾的是这段话也被李显龙总理引述。

还有1987年的“马克思主义阴谋论”,直到今天都还有人质疑,包括两位行动党的部长。但是政府还坚信,当年那个导致多名社运分子和公民被拘留的论述。

德国政府需交法院裁决

“部长可以判断什么是假消息,根本不合理。他们说法国和德国也有反假新闻法,但是在德国,政府是必须起诉到法庭,由法庭去裁定是否涉及蓄意散播假消息。”

反之,在新加坡却倒行逆施,是由政府来裁决,若有上诉,才由法庭去检讨政府的决定。

淡马亚也不认为有必要再增加防假消息法,“新加坡有够多的法律了,有煽动法、内安法等等,如果使用得当,足以阻止不法分子破坏社会和国家的企图。”

他形容,网络上也有很多“都市传说”或无根据的小道消息,例如哪些偏方、果汁可以治癌,但肯定大部分市民都很清楚,血癌就要去做化疗、糖尿病就要医生制定的治疗方法等等。

“国会需要更多替代政党”

“你不可能因为某人谣传果汁可以治糖尿病,就把他判刑。”就算是某人企图阻止他人接受合适治疗,也有相关的法令可以对付。

很遗憾的,鉴于国会中执政党行动党议员占多数,淡马亚预见防假消息法肯定会被通过。他呼吁工人党议员届时表态拒绝该法。

“这也是为何你需要更多替代政党的代议士进入国会,来阻止这些对新加坡社会有害的法律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