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提新法案 赋权政府强制网络平台撤假消息

我国总理李显龙透露,政府将在今日(4月1日)在国会提呈防范网络假消息和网络操纵法案(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

新法赋予政府权力,可针对网络新闻来源或网络平台散播假消息,采取行动追究责任包括要求它们更正假消息,让读者或关注可辨识各方说法, 从而作出更好判断。

在极端和紧急情况下,新法案也可强制网络平台撤下假新闻。

李总理是在上周五出席亚洲新闻台20周年晚宴时,如是透露。他认为,现今不乏有个人或团队,展开“有组织”的行动制造假新闻企图误导民众。

他认为我国面对这类威胁尤其脆弱,因为我国是开放和讲英语社会,手机和互联网使用率很高,他担心我国作为多元族群社会,可能会被有心人轻易被利用的持久断层线,制造群体间的对立,造成社会混乱。

另一方面,他表示政府将继续与亚洲新闻台合作,通过公共服务广播节目,推动国家和社会目标。

他认为亚洲新闻台在社会中扮演重要角色,受众需要知道哪些消息来源可靠,是已经经过研究和验证,并客观地呈现。

纳吉政府509选前通过假新闻法

我国总理曾在今年11月,指出今年举行选举“一切都有可能”,而不论是推举第四代领导人团队,还是可能成为潜在候选人的新人开始活跃于基层工作,都似乎在说明,人民行动党自身正准备应对今年的选举。

无独有偶,我们隔岸的邻居,马国前朝政府国阵也在去年四月,仅仅是509全国大选的一个月前,匆匆在国会通过了2018年假新闻法。马国默迪卡民调研究中心形容,这是国阵政府在选前的“临时抱佛脚”,却无阻国阵60年政权倒台的命运。

国阵仓促推出《假新闻法》,不仅遭到国内公民组织抨击,国际人权组织也非议当权者此举,乃“试图阻止一切不为政府乐见的新闻见报,例如贪腐或选举舞弊。”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国家安全卓越中心(CENS)的研究员顾理扎(Gulizar Haciyakupoglu),针对马国假新闻法和对选举潜在影响做出分析。

《假新闻法》的寒蝉效应

顾理扎指出,假设反对党成员被指控“散播假新闻”,即便不太可能在投票日前被判决,不过也可能被繁冗的诉讼过程拖累,耗尽财力心力。

同时,分析认为《反假新闻法》可能会掣肘反对党候选人,令他们碍于刑法而无法畅所欲言,使之难以争取得足够的选民支持。

顾理扎的分析于今年四月26日,在马国选举投票日两周前,刊载于《外交家》杂志。

学者提醒:“政府说谎伤害更大”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媒体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施仁乔(Cherian George)教授,在去年的一个论坛上就提醒,必须监督假新闻立法,因为假新闻法也可成为当权者我变相的掣肘工具,进一步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打压异议分子。

他承认,不实讯息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和损失,也不否认法律对于遏制假消息散布的功能,立法可以是打击假新闻的方案之一,但是他更关注法律本身一视同仁,不遭当权者滥用。

“历史显示,掌握国家机器的当权政府,发布假消息造成的伤害最大、影响更广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