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削减国债,马国与中国进行谈判,并于本月12日成功将东铁计划成本减至440亿令吉。

新隆高铁等项目贵到吓死人 毕博渊:国家财务管理堪虞

邻国马来西亚刚在本月12日,与中国达成协议,将原本搁置的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成本大砍215亿令吉至440亿令吉(约145亿新元),降幅高达32.8巴仙,并预计将于下月复工。

东海岸铁路计划全长648公里,负责与中国谈判的马国首相特使敦达因,向媒体指出新路线的每公里造价为6800万令吉,比过去9800万令吉(约3210万新元)减少3000万令吉。

东铁计划乃是马国前首相纳吉执政时推出的计划,原本估计造价约为550亿令吉,不过希盟执政后,就马上喊停和检讨东铁等巨资计划,希盟也宣称东铁的成本已暴涨至810亿令吉。

至于另一项被喊停展延并检讨的前朝计划,则是我国和马来西亚合作的新隆高铁工程。

马哈迪:目前不需要新隆高铁

马哈迪昨日告知当地媒体,新龙高铁计划虽是好计划,但现阶段马来西亚不需要落实,而是专注于提升现有的铁路系统服务。

新隆高铁的展延期限将在2020年5月31日到期,如届时马国仍无意继续隆新高铁计划,他们需要承担新加坡在履行新隆高铁双边协议时承担的成本。

2016年7月,新马两国签署新隆高铁备忘录。高铁全长350公里,计划从新加坡裕廊东站起,沿途经柔佛、马六甲、芙蓉和布城至吉隆坡。2018年动工,原本预计在2026年竣工。

新隆高铁每公里要价4800万新元?

然而,比较已经减价的东铁计划以及新马合作的新隆高铁。新隆高铁全长仅350公里,成本预算却要高达168亿新元,等同于每公里的造价,就要高达4800万新元。

反之,东铁计划全长648公里,其中还有一段七公里的隧道工程,但是在被砍价后,每公里造价仅约2237万新元。

对此,本地政治工作者毕博渊,对于我国为何不与邻国兼主要贸易伙伴重新商谈造价深感不解,也质疑何以新隆高铁的路程比东铁短,造价却更为昂贵?

“究竟是谁在负责这些预算的?”他更直言,远的不说,看回本国的一些工程成本也是吓得惊人,例如首五阶段的地铁环线,全长35.5公里、40个站造价不过80亿新元,但如今,建设延长线第六阶段,总长约四公里,就要耗资48.5亿新元,等同每公里的成本就达到12亿元,是首五阶段平均成本的五倍!

预算透支  财务管理堪虞

至于地铁市区线(Downtown Line)也从原本的120亿元,在2012年高涨至207亿元,足足增涨了70巴仙。

“再来就是樟宜机场,从第一至第四航站,再加上星耀樟宜的总造价也只不过73.6亿新元,但是仅仅一座第五航站,预算就可能高达100亿元,而且还无法给予精确预算,难道他们要用黄金造机场吗?”

他质问,国人如何能容忍在许多项目工程上的预算透支。“如果我在一家私企当首席财务官,告诉董事会,某工程要价超过10亿元,却无法给出具体数字,也就无法估算出他的成本利得,不过可以预感我很快就会被炒鱿鱼。”

毕博渊指出,这些都是纳税人们的血汗钱,公帑遭随意挥霍,国家的财务管理堪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