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公平竞赛奖得主刘威延律师函 苏睿勇被要求撤“不实”文章

马拉松健将苏睿勇,接到新加坡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SNOC)的律师信函,要求他撤回有关2015年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赛的一篇文章,并且在4月9日下午5时前作出道歉。惟,苏睿勇透过律师回应拒绝了有关要求。

这篇名为“2015 SEA Games Marathon – In My Words (2015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赛-就我而言)”的文章,是苏睿勇于2015年6月22日(于2018年更新)在其个人部落恪“RunSohFast”发布。这位两届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金牌得主,在文章中细说他在4年前赢得首个金牌的经过,其中包括在抵达第一个5公里标记后,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错误U弯。

他在文中是这样写道:

“接下来我预计需要回转,我寻找标志、箭头,或是一些告诉我们要回转的标志。我们看到只有一群赛道裁判员集聚在一起,但是没有发现我们已经快速接近了。我们直接越过他们,并且在他们喊着阻止,“走错了!回来!”时,我们才停下。我们转回来,平衡力发生了变化。原本跑在前方带领大家走上错误路线的领队,现在处于后方,然后追回来前方。到目前为止一直处于最后的队友Ashley(刘威延),现在反而跑在我们前端,只因为我们转错了弯。没有人放慢速度等待,比赛依旧进行着。”

他随后表示对有关事态转变感到非常生气,但是设法冷静自己,专注于目前的重要任务。他在文章中描述了他尽力冲刺,并且慢慢的回到队伍前端,超越了其他参赛者,并最终成功从曾于东南亚运动会5千米和1万米马拉松赛项目取得10个金牌的泰国队的本滕•士力頌(Boonthung Srisung)手中,夺下金牌的经过。

去年10月指“后悔没早点说出来”

有关的文章是苏睿勇于2015年写下的。事实上,在去年10月,苏睿勇就公开在脸书指出,其队友刘威延被指在领跑选手转错弯,仍体现体育精神,放弃领先优势的事迹不实。

他曾表示“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说出来”,三年前没有道出自己所了解的事实真相,是因为他当时以为,刘威延可能觉得自己成绩不佳(第八),需要借这说辞安慰自己。

本地马拉松选手刘威延(照片:SNOC/Facebook Soh Rui Yong)

苏睿勇表示,他没想到这虚构事迹,在三年里不断被重复报导,刘威延也因为这件事,荣获两项本就不实的体育精神奖项。

“故事很好,但不是真实的”,苏睿勇说,这让他觉得有必要停止这一切的幻想。

他指出,直到今天都没有任何佐证来证明此事。

刘威延因为等候其他选手的事迹,获得新加坡奥委会颁发的体育精神特别奖,以及国际公平比赛委员会颁发的“顾拜旦公平竞赛奖”

对于苏睿勇的指控,奥运委会指出在上周向他发律师函,要求他撤下有关的文章,并且发出道歉启事。不过后者也不甘示弱,在脸书贴文写道“不会退缩”。

他指出,“与其采取法律行动耗费公共资源,如果奥林匹克委员会选择了和参与的各方进行会谈,对新加坡体育运动的未来会更好”。

他表示,作为一个公共组织,奥运委会应该公平对待各方,即使大家意见或许不同。“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比发出律师信函更具建设性,与其浪费资源不如善用它来支持我们运动员。”

他提醒道,“新加坡和新加坡国民看着”。

奥委会撤诉讼

4月10日清晨1时,苏睿勇在脸书上宣布,该委员会已撤销法律诉讼。他表示,为了取得2015年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赛的真相,他将会和刘威延(Ashley Liew)直接对质。

刘威延首次回应

据《海峡时报》报导,目前刘威延已透过Mark Teng of That.律师事务所,对苏睿勇发出律师信,要求后者收回言论并道歉。

刘威延也首次针对此事回应,指其个人立场不倾向回应,保持沉默并不是默认错误,而是希望将冲突降级。但事情发展至此,不得不打破沉默来厘清事件。

对于有者要求提供当时追踪赛事行程的数据,刘威延的管理公司ONEathlete指出,刘参加2015年的那场马拉松赛事时,并没有穿戴有卫星定位功能的手表。

此外,奥委会也指出苏睿勇的指控,对于把刘威延举荐给公平竞赛委员会的奥委会来说,已对该委会信誉构成诽谤。

网民力挺公布事实真相

网民对此纷纷表态,但是大部分网民都很支持苏睿勇的决定。

有者则认为,应该将此案件带上法庭,这样我们就知道刘威延的声誉是否被大众肯定,当然苏睿勇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苏睿勇在《海峡时报》报导中,指这一点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其实并非如此。”

网民也表示,经此一事,他和同伴们的声誉都会受到严重打击。

网民也建议苏睿勇事先应该反过来指责相关委员会涉及诽谤他的情况,“难道不是吗?”

网民也呼吁苏睿勇专注在2019年的奥林匹克马拉松赛,其他的就先放一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