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失火震惊全球 法总统发起重建计划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于周一(4月15日)发生大火,虽然消防队努力控制大火,拯救了主要的钟楼和外墙,但是这个巴黎地标的屋顶已经被烧毁了,震惊了法国和世界。

大火于傍晚时分开始,迅速穿过这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大教堂的屋顶,吞没了尖塔,跟着火势也吞没了整个屋顶。

燃烧约八小时的大火,终于在周二成功被全面扑灭。之前,除了要避免火势导致其中一个主要钟楼倒塌,消防员也尝试救出建筑中的宗教文物和无价的艺术品。大火导致了一名消防员受重伤,他也是这起事件的唯一伤者。

消防员连夜工作,燃烧了大约8个小时的大火,终于在周二成功被全面扑灭。

在火势得到控制之前,圣母院的主要石头结构已经完全受损了。消防员代言人于周二凌晨表示,“我们将会继续关注任何残留火苗的部分,并且为炙热的部分,如木梁框架等冷却” 。

总统闻讯即刻赶到现场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午夜前,对记者说道,“即使救火行动未结束,但是我们已经成功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况了”。

马克龙表示,法国宣布发起拨款并吸引海外“人才”参与,重建这被认为是法国哥特式大教堂建筑最好例子之一的巴黎大教堂。“我们一起重建它。毫无疑问的,它是法国未来数年的项目,也是我国使命的一部分。”

拥有Gucci和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简称YSL)时装公司的開云集团(Kering)总裁,法国亿万富翁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cois-Henri Pinault)承诺为重建计划拨款1亿欧元(相等于1.529亿新元)。

在听闻大火事件后,马克龙取消了原定于当晚进行,有关一波震撼他总统职位的街头抗议浪潮的电话回应活动,并和其妻子以及一些部长赶往火灾现场。他也感谢和祝福消防和急救人员。

民众不安 祈祷哭泣

感到焦虑的巴黎市民和震惊的旅客们,都难以接受这个坐落在坐在塞纳河西岱岛上,标志着巴黎中心的大教堂遭到如地狱之火般的肆虐。

成千上万的民众都在集聚在塞纳河的沿河堤岸和石桥上忧心地观看,被警察警戒线隔离了。

一股巨大的浓烟飘散在整个城市之上,灰烬笼罩着这一大片区域。

有的民众在场唱起了《圣母颂》(Ave Maria),有的人也当场跪下祈祷。

一名眼中带泪的目击者,莎曼达·席尔瓦(Samantha Silva)表示,“我有很多住在国外的朋友,他们每次到访,我都会告诉他们要去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我来这里很多次了,但是它永远不会一样的。这是巴黎的真正象征。”

一股巨大的浓烟飘散在整个城市之上,灰烬笼罩着这一大片区域。当看到尖塔在火势中被烧毁倒下时,人们都纷纷倒抽了一口气。

大型画作无法及时被抢救

在浓烟和熔掉的玻璃等物品不断掉下来的过程中,消防员努力抢救无际的艺术品和文物。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结构和历史文物记载。

巴黎圣母院最高行政牧师帕特里克·乔维(Monsignor Patrick Chauvet)表示,由法国13世纪国王圣路易斯(Saint Louis)曾经佩戴过,长达数百年历史的荆棘王冠和长袍都成功被取出。但是他们难以及时取下一些大型画作。

巴黎市长安娜·伊達戈(Anne Hidalgo)在现场表示,很多从圣母院大教堂中搬出的艺术品,目前已经获得安全存放。

巴黎检察官办公室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针对此事展开调查。根据部分警方消息指出,他们目前正在假设有关的火灾纯属意外。

法国民警部门表示会采取所有“快速方式”来灭火,但是不会考虑使用由美国总统特朗普所提议的,使用空中洒水方式,因为此举将有可能毁了整个教堂。

各国领导致哀

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对此事件表示震惊,并且向法国致哀。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表示,圣母院是“法国和我们欧洲的文化象征”。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则表示,她愿与法国人民和经济部队一起对抗这“可怕的大火”。

梵蒂冈表示,对发生在“法国和世界基督教徒象征”的大火感到震惊和悲伤,并表示正在为消防员们祈祷。

这座圣母院大教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是法国大文豪雨果巨著《钟楼驼侠》的灵感来源,也是每年能吸引千万游客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之一。

这里也是法国罗马天主教徒的集聚点,世界各地的教徒们都喜欢到这里庆祝标志着耶稣死亡和复活的圣周。

巴黎大主教呼吁所有巴黎的牧师,敲响教堂的钟声,显示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团结一致。

百米长屋顶烧毁

大教堂目前正在进行维修,其中一部分还设有脚手架,而青铜雕像已经于上周的工程中被拆除。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建立于1163年,至今仍然被认为是法国哥特式大教堂的最佳建筑典范之一。它以穹顶肋柱、飞拱、令人惊叹的彩色玻璃窗和许多雕刻的石头怪而闻名。

据该教堂网站指出,作为巴黎最悠久建筑物的100米长屋顶,大部分在火警发生的首个小时就被烧毁了。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被烧毁的部分。

数世纪以来,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一直是罗马天主教的信仰中心,也是政治动荡的目标。

它曾于16世纪遭到呼格诺新教徒的粗暴搜翻,然后于1790年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在遭到掠夺,过后处于被半忽视状态。雨果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于1831年问世后,吸引了人们对大教堂的兴趣,并且1844年进行了包括部分拙劣的重大修复工程。

据相关网站指出,圣母院的木头包铅尖塔(wood-and-lead spire)也是在当时修复工程中建造的。

帕特里克·乔维主教在现场说道,“我问过我们的主,但是为什么呢”。“看到我们的教堂被毁至如此,真的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