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涉刑事法典509 律师点评对涉事国大男生惩处“不寻常”

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名女生冲凉被偷拍,不过校方的惩处方式引来各界非议,除了逾四万人联署要求家中对涉案男生惩罚,教育部长王乙康也表态认为校方在此事采取的处分“明显不足”。

对于涉案男生获得的惩处,一些律师也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表达观点,认为有鉴于其他案例的涉事者都被提控,但有关涉事男生有条件警告,“似乎不寻常”。

去年11月,一名国大23岁的国大传播系四年级女学生,在新该校尤索夫宿舍,发现自己被人用手机偷拍,女事主事后向校园保安人员投诉,并且报警处理。她称,校舍电眼拍到男生闯入不同宿舍浴室隔间寻找下手对象,他们后来也在男生手机里找到她冲凉的视频,这些证据都由校方交给警方处理。

女生称,警方接着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彻查,最终向男生发出有条件的严厉警告(conditional stern warning):男生在12个月内不得重犯,否则可能在原有的罪名上,连带任何新的罪行一起被提控。

而国大校方对于男生的惩处,则是勒令停学一个学期、接受强制辅导、不让他进入尤索夫宿舍,并要他写道歉信给受害女生马芸。

至于律师对此事则点评道,即便对于性骚扰犯罪初犯者,这样的惩处很罕见,因为在刑事法典509条文下,“侵犯女性尊严”会构成罪行。

仅接警告   未经司法审讯

赢必胜法律事务所(Invictus Law Corporation)创办人陈俊良律师告诉《海时》,刑事法典509下的初犯者,通常会面对两到四个星期的监禁,而国大偷拍风波中涉事者并没有经过司法审讯,只是接到有条件警告,似乎不寻常。

“法庭判决的监禁期或缓刑都各有不同,但就近几年来说,这类案件的判决惯例通常是监禁。”

陈俊良认为,不论何种惩处,在这种情况下,嫌犯都应交由法庭审理,再来酌情考量是否给与有条件警告。

“只是给有关涉事者警告,形同是在打脸我们的刑事司法机制。”

来自Quahe Woo & Palmer LLC的严贤婷律师,则提醒近年即便是偷拍裙底风光的初犯者,也一样被提控,但也可能有一些我们未知的因素,使得有关涉事国大男生未被提控,而总检察署也有充分的裁决权,来决定要提控谁、以什么罪名提控。

她认为别太快对警方决定下定论,很多人说这是双重标准,但可能事件仍有更多内情。

律师尤金(Eugene Thuraisingam)则提到,总检察署不需要对他们的决定提供解释。有别于其他司法机构,他们未曾公开他们行事裁决权的准绳,只有当他们的裁决被认为有恶意时,才能带到法庭挑战。

“因此很难说,为何有关涉事者在此案中没被起诉。可能是基于年龄、悔过心态也或者考量到是否对社会有贡献等等因素。”

陈俊良则认为,对于罪犯减刑的考量也包括他的年龄和有无前科,“还有是否有再犯的倾向、有无表达悔改之情,还有他采取什么措施,保证不会再犯。”

2015-18年20起偷拍非礼案

国大学生联合会(NUS Students United)日前也通过面子书,分享2015至2018年,国大纪律理事会针对各种纪律事件的处理方式,並揭露四年来发生了20起涉及偷拍和非礼的案子。

当中,就有6起是到厕所偷拍女学生洗澡,还有4起则是偷拍裙底风光。

去年,一名26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因为猥亵女同学被罚监禁九个月和鞭刑三下。但有关学生在犯下非礼罪行的两年前,还曾因为偷看女生洗澡而被警方严厉警告。

2016年,一名24岁的南洋理工大学学生,因为在宿舍偷拍同学冲凉而被捕。从他的电话中,找到66个男生洗澡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