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静等生意上门 黑市咳嗽药水贩卖生意佳

芽笼七巷的咖啡店后面俨然成为了自制咳嗽水的贩卖位置,每晚都有一名男子在此处做生意,且生意兴隆。有关的“药物”销售无需任何看诊,而给出的咳嗽药瓶子也没有标签。

卖家则是一名一眼看去就知道没受过医学培训的中年男子,但是还是准备好向买家出售一瓶咳嗽药水。

有关的药水瓶子被隐藏在距离该处数米外的邮箱和电单车车厢内,并且每次卖出咳嗽药后即可收取现金。

无视执法 贩卖范围扩大

有关的咳嗽药水疑似含有鸦片提取物可待因(codeine),一种被成瘾者滥用的阿片类药物。

尽管当局多年来都有展开突击行动,但是“咳嗽药”的贩卖甚至扩大到芽笼九巷和11巷。

根据卫生科学局指出,有市场需求下导致了“咳嗽药水”的供应,当局已经和其他机构合作,进行监测和执法行动。从2016年至去年,已经查获超过460公升的自制药水,估计市价可达13万新元,17人因为涉及非法贩卖而面控。

一小时内10买家上门

《海峡时报星期刊》报导指出,记者于上周三到上述地点查看时,发现一名40余岁的男子在兜售自制咳嗽药水,而大多数顾客是年龄介于20至40岁的男人。

商人当时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并在买家到来时到巷后抓起数瓶装有棕色药水的瓶子给买家,并收取现钱。

有些人在购药后,迅速到后巷喝下“药水”,将瓶子丢在排水沟内。

短短一个小时,就见至少有10名买家前来,有者更一次购买了数瓶药水。有些人在购药后,迅速到后巷喝下“药水”,并将瓶子丢在排水沟内。

每项交易耗时不超过30秒,有至少两人把风,守在咖啡店内和路旁。他们穿着T恤和长裤,并在发现有执法人员靠近时,立刻向卖家发出警告。

一名卖家声称他们的咳嗽药水是“自制的”。“这很好。我们也有喝。”卖家一边说着,一边将10元塞入他短裤的口袋里。

虽然他们谨慎操作,但是只要跟踪药瓶的踪迹,就很容易发现卖家。《海峡时报星期刊》也在该区行人道和排水沟内,发现了约30个用于装药的空瓶子。

价格不菲 安危自负

医生每次不得给病人开出超过240毫升的药水,而当滥用者无法从医生处取得足够的药物时,他们就会转从黑市下手。

但是黑市咳嗽药水要价也不便宜。在诊所只售卖7元至13元的咳嗽药水,在黑市则可售出20元至30元。

一名滥用者表示,鉴于严格的诊所配置咳嗽药水的法律,他别无选择,只能转向其他地方索求。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表示,他每天要喝3瓶咳嗽药水,共计270毫升的药水,否则会“不舒服”。“大部分医生只给我一两瓶药水,我只好到一间又一间的诊所去购买。但是这也很浪费时间。”

“在这里,我可以一次过购买数瓶。”

他说,每次服药后的“兴奋”心情,可以持续3小时。

但是因为黑市咳嗽药水很少,甚至没有控制质量,所以瘾君子需要自己承担风险。

非法进口或售卖含有可待因的咳嗽药水,一旦被定罪,可被罚款5万元,或两年监刑,或两者兼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