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代实里达机场ILS 马新联手开发新降陆程序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交通部长于周一(4月8日)表示,两国民航局将联手为实里达机场开发以全球定位系统为基础的仪表进近程序,取代刚撤销的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 ,ILS)。

我国交长许文远,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进行的联合发布会上强调,新程序将确保在实里达机场起降航班的安全。

“我们将从北部的巴西古当至到新加坡南部,都纳入新系统范围内。”

“这是因为飞机起降都受到风的影响。由于一年内不同时候会刮东北风和西南风,因此新系统要照顾到不同风向。” 星期一的新闻发布会是在两国就领空纠纷达成协议后召开。

上周末,新马就领空纠纷达成协议,我国撤销实里达机场的仪表降陆系统,而马国则无限期暂停把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禁飞区。

有关协议为马来西亚廉价航空公司飞萤(Firefly)恢复运营铺平了道路。由于飞萤将业务从樟宜机场迁至实里达机场的议程,未获得马来西亚航空监管机构的批准,所以自去年12月1日开始停飞新加坡航线。

飞萤航空(Firefly)的班机将在实里达机场提供服务。

仪表降陆系统是机场用于辅助航行的设施,在飞机降落并接近跑道时,为机长提供垂直和水平的指引。在恶劣天气和能见度低时,有关系统能帮助机师在机场安全降陆。

之前,许文远曾表示,应飞萤的要求,仪表降陆系统已经准备到位。

然而,马来西亚反对是由仪表降陆系统,指有关的飞行路线将会影响柔佛州巴西古当的发展和航运业务,侵犯马国主权。

我国则表明,仪表降陆系统只是将现有的飞行路径放在纸面上,让安全规则更加清晰和透明。我国也表示,有关的系统不会对柔佛领空的其他用户以及州内商家和居民带来任何附加影响。

惟,马国于今年1月2日,把巴西古当上空2000英尺至5000英尺的范围,列为永久限航区。两国于1月8日同意采取一个月的暂时措施,即我国不用仪表降陆系统,马国就开放巴西古当上空飞行管制区。

周一的发布会上,许文远指出,以全球定位系统为基础的仪表进近程序将在经过最终审查后,很快就会公布。“我们必须商讨,两个民航局都必须坐下来讨论这个程序,一旦问题解决,我们应该就能够发布。我个人觉得不会有很多障碍。”

设委会重检领空管理安排

他还表示,两国已经成立一个高曾级委员会,以便重检现有的领空管理安排,由新加坡交通常任秘书和马国交通秘书长担任联席主席。

根据现有领空管理安排,马来西亚半岛南部的空中交通服务已经下放予新加坡。据新马两国于1974年签署的营运同意书(OLA),马来西亚将半岛南部的领空责任赋予我国,为该领域提供空中交通服务。

持善意开放态度接受重检

许文远指出,马国曾表示,希望接管有关空中交通服务。“我向陆兆福部长解释说,柔南空域是由隶属联合国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在1973年区域空中航行会议所中,所分配的。他得到了区域国家和国际民航组织的核准。”

“陆兆福部长强调,有关的重检对马来西亚而言非常重要。我向他保证,新加坡将保持者开放态度接受重检,同时可会考虑到所涉及的许多利益攸关方,以及在繁忙空域所需要确保的安全和效率。”

他表示,在善意和互相迁就间,我国相信可以能找到一个不会彼此核心利益的双赢解决方案。

马国交通部长重申了该国希望重检现有的空中交通服务安排。“我们希望能取得领空管理。这是我们的愿望,而且我们希望45年后……现在是我们重检协议的时候了。技术上,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我们已经投入了很多资金在(空中)器材和交通管制的准备上。”

另外,马新双边合作的交通项目,还包括了每小时载客量可达一万人的新柔地铁计划。许文远表示,针对马国要求延期计划半年,两国总检察长和官员将制定补充协定(Supplementary Agre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