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我国排名151 司法架构、媒体独立性亦是衡量因素

毫无悬念,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中我国排名第151名。

有关指数的调查,乃是参考有关国家国内媒体的独立性、司法架构、对媒体/记者的打压情况等等进行衡量。近几年我国排名都不佳,这次甚至名列委内瑞拉(148)和阿富汗(121)之后。

其实早在2008年,当我国在新闻自由指数仅排名第144位,我国律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就已经坐不住,直言有关排名“非常荒谬且脱离现实”,也指责美国媒体把新加坡形容为“不公平打压媒体”并“控制人民思想的威权國家”。

九年后,我国在2017年的排名跌至151名。尚穆根也指出新闻自由的衡量也应该纳入宗教和谐和生活情况,而有关报告不能反映一个国家人民实际的生活经历。

他揶揄一些国际研究让新加坡看起来排名不佳,是因为参与研究的人士有要推动的政治目的。

在2017年10月,在国会参与团结应付恐怖威胁的动议辩论,尚穆根就曾指出自己总是“谨慎”看待这些所谓研究,“我们必须清楚了解他们是怎么进行排名的,以及他们背后的政治目的。有时就别理他们,他们显然是假的,不必去较真。”

他举例,几内亚人民面对残酷军政府枪杀的暴行,但是新加坡的新闻自由排名竟然还在几内亚、苏丹和巴基斯坦的后面。

“好比冈比亚,有记者被扣留、媒体被关闭、网络中断,在2016年禁止国际通话;再如南苏丹,因内战陷入严重的难民危机;还有阿富汗、巴基斯坦排在我们前面,我想请无国界记者都到那些国家去看看。”

实际上,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指标,记者的人身安全程度是衡量要素之一。但与此同时,确保媒体人采访不受干预和打压、免于当权者的报复和恐吓,也同样重要。

新闻自由也考量当权者的管控

律政部长可能不解何以这些动荡国家的新闻自由程度怎么还比小红点高,但他没注意的是,例如和平国家如中国,没有记者被杀害,但是排名却远低于新加坡。为何?中国采取高压政策限制言论自由和报道,媒体受到政府的严格管控。

在我国,有不少的法律都在钳制者媒体自由,更何况政府还想力推新法《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法案》,赋予部长相当大的权力来裁定何谓假消息,同时限制一些独立新闻媒体如本社的资金来源,结果,在寒蝉效应之下,只有极少数的媒体或记者能“谨慎发言”,深怕一时失言说了不中听的话,惹怒了小气方丈,惹来官司缠身。

遗憾的是,防假消息法草案恐怕会被通过并生效,体现政府无法容忍那些他们无法控制的媒体。新法赋予当权者权力,可以勒令关闭异议平台,这是前所未有的权力。

所以,当你要询问是以什么标准来衡量新闻自由的指标,从上述所言,对于新加坡何以排名如此低迷并不需要感到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