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25家公民组织发表脸书声明,吁检讨提控范国瀚的诉状,保障宪法富裕的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

25本地公民组织联署声明 国家应容许“真诚分歧”捍卫言论自由

25个本地网络媒体、群组和公民组织,包括本社、情义之家、第八功能、MARUAH、CARE等发表联署声明,呼吁新加坡社会应容许“真诚分歧”,并检讨现有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规章。

声明表示,公民群体高度关注本地社运分子范国瀚面对的多项控状。2017年,范国瀚被指涉非法集会、破坏公物,且拒绝签署警方口供而被提控。当时本地有六家非政府组织发文声援、6533人联署,并呼吁捍卫言论自由。

此后,多个东南亚和国际组织,都呼吁我国政府撤销掉对范国瀚的诉讼,包括:欧盟国家的一些议员、马国52家公民社会组织、联合国人权委会、人权观察组织、国际特赦组织、CIVICUS、国际法律家委员会、言论自由维权组织“ARTICLE 19”、东盟国会议员支持人权组织(APHR)和亚洲论坛等。

来自各地的声援声浪,再再说明对范的起诉,已经违反了社会共同的愿景,即不论本土公民、非公民居民和海外盟友,都拥有集会、串联、和平抗议、言论和书写的自由,以及能公开辩论棘手课题。

“如果言论自由仅限于芳林花园,那就不是真正的自由。”

即便面对要求撤销范国瀚诉状的舆论和呼声,但是后者还是面对判决。此外,他还因为声援被控被控刑事诽谤的《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在法庭前举起一张A4纸拍照,也因此被警方援引《公共秩序法》调查

声明指出,对范的控状,如同对公共自由的严重钳制,使得民间追求变革和为不公发声的能力被打压。

“即便政府不认同、不愿接受,我们仍有表达真相的自由,并且为共同关注的课题坦诚交流和行动。”

应容许“真诚的分歧”

诚如非选区议员特斯拉所言,健全的社会必须容许“真诚的分歧”。但是假借公共秩序、防止外国干预或藐视法庭之名,实则打压言论自由的法律规章,都应该严谨检讨。

声明称,过去范国瀚把心血都花在本土各项人权和社会议题,他所表达的关注,其实和所有国人息息相关,而对范的诉讼对国人来说不是好现象。声援范国瀚,也正是共同捍卫国人得以免于恐惧和自由的生活。

“我们呼吁国家重新检讨用以起诉范国瀚的法律,并且保障我国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以及结社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