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护理工作压力大、负荷重 应改善看护人员培训和薪资

日前,发生一则不幸新闻:一名77岁失智阿叔不满疗养院男看护撞到他的床,一拳打向看护胸口,结果看护“火遮眼”,暴打失智阿叔,此举为男看护招来牢狱之灾,他为此被判坐牢12周。

这名看护来自菲律宾,名为拉莫斯(Bernado JR Perdido Ramos),案发时任职于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的旺年护理之家(Orange Valley)。他面对一项蓄意伤人的控状,在本月6日认罪后,被判坐牢12周。

法官指被告有违失智老人对看护者的信任,虽然对方打人在先,但被告没受伤却作出过度反应。

去年11月21日下午约4时许,拉莫斯到疗养院房间分发床单和枕头套,其间不小心碰撞到失智阿叔的床。失智阿叔当时在睡觉,惊醒后大声嚷嚷:“谁叫醒了我?”男看护不满他大喊,走过去问他想要怎样,失智阿叔接着一拳打向看护的胸口。

但是拉莫斯被打后且对老人还手,往对方脸上连揍四五拳,将对方打倒在床上。一名在房里工作的护士助理见状,立刻上前试图阻止,但被告却瞪了助理一眼,接着再打失智阿叔一两拳后才离开房间。

老人被打至的左耳受伤流血、左眼红肿。

这则看护暴打老人的事件,也引起长期和年长者看护业者和同仁的关注。看护界同行,乃至在家中有照看年长者的子女,认为这是起不幸事件。

看护者要懂得调适心态

其中一名网民何玉莲就指出,照顾有特殊需求的年长者或病患确实需要投入更多耐心,看护者更要懂得调适心态。

“无论是照看身患残疾、有特殊需求的年长者和小孩,都不是容易的事。他们无法掌控自己的思考和情绪。不论是至亲还是外籍看护者,真的需要许多耐心来应对各种情形,例如当感到愤怒、无助时,可以先暂时离开现场。

之后,再寻求上司或朋友抒发自己的压力,或咨询合适建议来解决问题。”

也有者提到,有时人手不足,工作负荷过大,也可能是造成看护者承受过多压力的原因。

连氏基金会报告曾揭示看护工作负荷重,薪资不足

连氏基金发布的长期护理研究报告曾指出,截至20173月,在长期护理领域有8300雇员在疗养院、乐龄日顾中心工作,或提供专业居家看护服务。在2020年这些看护人才预计将增长至12千人。

但报告也揭露,相比韩国、日本、香港和澳洲等其他人口老龄化的经济体,新加坡乐龄看护人员,所得的薪资是最低的,但是他们的工作量却不轻,有些看护一个晚上就要照看30个年长居民。

乐龄看护原本就不是简单任务,每个老人状况不同,例如失智症患者需要特别照顾,有时可能会不配合,令看护者和家庭至亲不免心力交瘁。

看护人员的工作量也不小,要顾及年长者饮食需求(例如哪些食物忌口)、对行动不便者需要更多的照顾,有时还得充当他们的心灵伙伴,排解寂寞。

据报告,55巴仙的外籍长期护理人员,平均在现有公司工作不到两年。繁重的工作量和相比之下较缺吸引力的薪资,也使得招募本地乐龄看护者面对一定挑战。

但是,踏入看护工作的外籍员工,又没有获得正式和专业的培训,但是照料年长者的工作,绝不是去“游花园”那么简单。

上述网民何玉莲也认同,看护者可能面对人手不足、工作负荷大和压力等问题。他也建议,看护者在正式签合约前,应先和雇主商谈工作内容和性质。同时,考取长期护理文凭,也有利于谈判争取较体面的薪水。

雇主必须意识到,长期护理工作的压力不亚于其他行业。这也让我们省思,何以看护中心仍未调整薪资,同时改善看护者的福利和工作环境?同时,为这些看护者雇员定期接受辅导,或团体减压活动,让他们得以从工作中调适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