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助男伴费雷拉验血造假 吕德祥昨上诉遭驳回维持原判

被指涉嫌泄露艾滋病患个资给美国男友费雷拉,本地医生吕德祥针对“借血”费雷拉骗取就业准证的指控,于昨日提出上诉,但被高庭驳回。

高庭法官在昨日下午的裁决维持原判,吕德祥仍需在本月21日起,入狱服刑两年。

为包庇有艾滋病的费雷拉,吕德祥被指在2008年3月20日和2013年11月29日,以自己的血液样本偷龙转凤瞒过人力部,让后者得以通过就业准证申请。

吕德祥被控四项欺骗和提供假资料控状,前年在国家法院受审后,于去年9月背叛坐牢两年。吕德祥提出上诉,案件在昨日在高庭审理,他未请代表律师而选择自辩,并在陈词时否认助费雷拉换掉血液样本。

他解释,在得知费雷拉偷取艾滋病患个资后,他认为透过假装认罪,并提供假证供,可以成为牵连费雷拉的筹码,让当局阻止后者泄露资料。

而后又改口称,作假招供乃是对抗当局,因为感到卫生部歧视他的性取向。

吕:费雷拉向来目无法纪

2008年3月3日,费雷拉用巴哈马籍假护照,到善达社区保健机构(Singapore Anti- Tuberculosis Association  Community Health, SATA)进行血液检验,被诊断患有艾滋。之后费雷拉即借吕德祥的血液来通过人力部的测试。

不过,吕在上诉时辩称,费雷拉没有患艾滋,当初SATA检测结果呈阳性,因费雷拉害怕打针,便借其他人的血验血,殊不知对方是艾滋患者。

当法官询及为何费雷拉要这么做,吕德祥称,费雷拉向来目无法纪,所以做得出验血造假的勾当。

副总检察长、高级律师郭民力回应,吕德祥辩词前后矛盾,警方从未指示吕如何给口供,或者为当局制造对付费雷拉的筹码,而所有证据都指向吕涉及提供假血液样本。

至于高庭法官蔡利民则认为,证据显示吕德祥就是始作俑者,而不仅仅是帮凶,认为吕的陈词“有创意,但也不合逻辑”。法官认为,吕是自愿给口供,没人逼供,不相信对吕的判决明显过分,因此驳回吕的上诉。

涉毒案5月开审

吕德祥另外面对触犯官方机密法令的控状,以及三项与毒品有关控状,涉毒案将于今年5月29日开审。

吕德祥曾担任卫生部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主任,有登录国家电子健康记录的权限。他的同性伴侣费雷拉,涉嫌外泄1万4200万名艾滋病患个资。

2012年11月,费雷拉指控吕德祥把他的艾滋病状况截图分享给他人。但是,当卫生部官员多次找他协助调查,后者不太合作,也无法给出实质的证据。

在2013年五月,卫生部把吕德祥调职,此时他对接触艾滋病数据库的权限也被终止。2014年1月,吕德祥离开卫生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