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总会和人力部长,还是劳工阶级的守护者吗?

译自:Joseph Nathan脸书贴文

新加坡年轻一辈或许不清楚,全国职工总会(NTUC)的由来。从儿童看护、超市、小贩中心和培训中心,职总几乎无所不包,在本地占据主导地位,却从未冒险离开新加坡,甚至也未清楚自身的定义。

1961年,获得人民行动党支持的新加坡工会总会(Singapore Trade Union Congress, STUC)分裂为二,左翼的新加坡工会总会(Singapore Association of Trade Unions,SATU),以及亲行动党的职总。但随着SATU的领袖在冷藏行动中被捕,职总就成了国内唯一的工会。

但是,职总很快就陷入丑闻,1970年代当上职总主席的彭由国,却在他担任新加坡工业职工联合会(SILO)秘书长期间,涉及不当挪用公款而被控失信,结果后者潜逃出国,直至35年后才回国面对审判,遭监禁60个月。

此外,前学运领袖陈华彪也抨击,1974年的新兴共有联合会(PIEU)所谓的“暴动”事件中,是工会领袖在彭由国指使下,上演的一出戏,当时陈华彪和另一同学根本都没在场。陈指出彭由国的性格缺乏诚信,使得后者成为备受争议人物。

有别于今日的职总,SILO因为提供的许多必需品价格都还算公道,过去也受国人欢迎。但基于彭由国的丑闻,SILO被迫“重组”并从国人的记忆中消失,现在的职总在商品价格上,也不比SILO较可负担,更多国人也把职总视为一个经商企业看待。

二战后期,许多南来移工大多不识字、和家人相隔远地,也面对诸如饥饿、无良雇主剥削乃至秘密社团的威胁,而工会总会就成了新加坡工人代表的基石。即使是学生也积极参与学运,为社会争取权益。如果当代这批学生,面对今天我们孩子在大专面对的不公待遇,他们必定会群起抗议而不是无助地哑忍。

这也引出了几个一些问题:今天的职总NTUC,还是那个代表、捍卫国人权益的工会吗?

如果要让职总作为企业运作在市场竞争,那么为何它还有那么多的特权和优待?请问它对国人的价值是什么?又改向谁负责?

为何有那么多的政治领袖,都“受雇”在职总之下,让他们的履历更为“光鲜”?职总会破坏国家的集体利益吗?如果职总那么活跃,为何它至今无法拓展到国外去?来为国家经济和国人制造真正的就业机会?

面对越发挑战的全球环境,新加坡正寻找未来经济出路,我们更需要去质问职总这些问题。职总作为工会理应超越政治,站在最主要的利益相关者一边–劳工阶级。如果一直有政治的介入,工人永远是输家,又如何能真正代表工人?职总不能同时侍奉二主。

在商业方面,如果职总还享有特许权,那么当大多数机会都被这个大象鲸吞了,要怎么能激励本地的创业精神,就以小贩中心为例,职总成为管理层,那么当小贩面对不公待遇,又该找谁申诉,难道我们的工友和小贩权益不就面对这种利益冲突的侵害吗?

理应放手这些特许经营权,让本地企业和私人界,有营造有竞争力和成长的机会。如果职总无法创造本土和经济价值,为何仍容许职总商业化小贩中西你?

抨击新印协议引进外籍专才

在共享经济时代,国人为求三餐温饱,被迫与一些利益至上的外来创新企业,签订有争议的雇佣协议,在自己的家园被不合理地剥削令人心痛,这个时候,人力部和职总去了哪?

就以印度-新加坡全面合作协议来说,等同中门大开引进外籍专才,在本土就业市场取代掉我们自己的人才,久而久之,又会出现一些“假文凭”事件,营造不良社会风气乃至侵蚀掉我们自己的品牌价值。

一般这些外籍人才,都倾向和祖国同胞聚集,假设他们掌握人事部门,也可能倾向帮助自己的同胞,或一些“友好”的雇佣代理。但长远下来,将使得企业更为缺乏竞争力。

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有责任保障人民获得良好就业,而且我们国内打工族的素质也经历时间的考验,但职总有没有为他们争取过平等的雇佣条件?外资会怎么看待我们–难道我们的劳动阶级不值得保护?

经济不景外籍专才撤离

如果经济不景、竞争激烈或企业面对倒闭,这些外籍专才往往可以领走公积金,在其他地方重新开始。但是国人怎么办?难道“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经济、组织出问题时,才想到要依靠国人?

政府用钱懂得斤斤计较,但是却盲目签署新印合作协议,采取短视的策略引进外籍专才解决问题,却无视将来一旦“经济奇迹”泡沫化带来的深渊后果。

新加坡人杰出、为孩子们将来肯苦干,我们为此感到自豪,这是我们国家特有的基因,也促使我们在不到半世纪时间,就从第三世界国家跃升进步国。要继续卓越成长,就像我们经过考验的人才、关键组织和资源等, 我们亟需一个有能力的领导者。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关注我们第四代领导人的能力。虽然有“精心粉饰”的光鲜履历,但他们是否真的理解全球经济,又如何去平衡社会经济需求。

“没有本钱再陪领导们发梦”

同样的,我们更要加强对职总的问责制,明确它的价值和去政治化,不能一再邀请那些和现实经济问题不着边际、所谓的政治领袖或社运家在职总主事。新加坡人需要一个真正代表工人、不受政治势力干预的工会。它不能同时是一名雇主,又同时是工人们的代表。

还要指望我们的第四代领导人把事办好,“比登天还难”。和其他人一样,我已经失去耐心,继续聆听他们缺乏可行解决方案的政策。如果他们还是自我感觉良好,就让他们继续做梦吧。但是我们的国家,爱国的新加坡人没有本钱再陪他们一起发梦,是时候思考我们孩子、国家的未来前途。

就像公民需要选出代议士,为他们在国会发声,同样的劳动阶级也需要民主地选出属于劳动者的代表。职总不能侍奉二主,但残酷的事实是,我们的劳动阶级没有真正的工会代表,而遭受剥削。

想想看,劳动阶级就是来自你我身边的至亲–孩子、家人、亲友、夫妻、邻里,也可能是您的校友同学、宗教会众等等。即便如此我们还要保持沉默吗?

新加坡人,是时候清醒,严苛地看到我们眼前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值得拥有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