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行动党需要更多李美花 有先问过人民需要吗?

日前,本地中文时事网站红蚂蚁,刊载一则文章,标题为《人民行动党需要更多李美花》。

文内提到,近期义顺区议员李美花在国会中以《阿公的故事》,比喻不知感恩的选民为“死鬼仔”、“败家子”,引起网民非议,成为众矢之的。而财政部长王瑞杰则出来打圆场,要正视现下新加坡面对的挑战,呼吁不要曲解李美花的言论。

文章认为:

李美花在国会讲话一向来有她的一套风格,作风非常乡土化,讲话不用华丽辞藻,非常“阿花”,她的发言常会给国会的严肃气氛带来解放。此次的“阿公与阿成”的论述是她一贯风格的体现,说话有一定的道理,但缺乏严密的逻辑,很容易被人炒作成争论性议题。但她的甘榜作风,相当适合基层的打拼。

文章未批判李美花的立场问题,反而为她辩称,人民行动党其实需要多一些这类的甘榜议员,协助拉近它与人民的距离。

问题是,关键不在于,人民行动党需不需要,作为服务人民的政党,她应该去问问,到底人民还需不需要这样的议员?

首先,”阿公和阿成“的比喻,即说明行动党议员普遍仍未摆脱家长式的父权思维,认为政府已经做了这么多,那么人民要做的,就是”少说话,多感恩“,阿成只要感谢阿公,为阿成做了这么多就可以了。

这是一种典型自上而下、用家长式的姿态傲视子民的心态,一开始架子已经摆出来,阿成到底要什么?这个家要怎么建设下去?阿成到底过得好不好?这不需要阿公关心。再怎么接地气,也掩饰不了对人民高高在上的倨傲心理。

这样的论述等同把人民,乃至建国一代、立国一代一同从独立至今,为国家作出的贡献抛诸脑后。好像从独立以来,这个国家的建设,人民”阿成“好像是缺席的,国家就是行动党独挑大梁建起来的。

阿成没给“家用”吗?

有网民就曾指出,阿成也没有一味跟阿公要钱,阿成也有给“家用”。

作风乡土  为民请命是两回事

同样的,李美花也不能忘了,建设一个国家,没有人民哪还能算是个国家?领导人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没有广大老百姓,在各行各业为国家经济发展打拼、没有劳动阶级默默在各自岗位耕耘,没有服役军人捍卫疆土,国家会有今天?

“阿成”们为这头家,也是用自己的血汗打拼,阿花说这样的“阿成”是败家子,真的合适吗?

你可以说这个议员作风乡土,你可以粉饰说这是她”接地气“,有自己的风格。但个人风格和他的工作能力和表现,是两回事。人民每五年才有机会投票表决,选出一名人民代表到神圣议会殿堂,作人民的传声筒。人民要的是,议员反映人民的切身问题、在生活中面对的严峻挑战,并讨论出实质的改善方案等。

但是,相比履行人民的委托,她选择为”阿公“护航,而不是站到人民这边,为人民发声。人民能不感到失望吗?

红蚂蚁被网民”咬“得遍体鳞伤

即便在这篇文章的脸书留言中,也可见许多网民难掩愤怒、失望之情,不认同在继续为李美花施胭抹粉:

 

 

红蚂蚁是报业控股附属公司

留言中,也有网民提到红蚂蚁是新加坡报业控股(SPH)附属公司。笔者找到一份誌期2017年5月8日,报业控股提呈给新交所的文告,宣布注册成立Red Anthill ventures 为全资附属公司。

Red Anthill ventures是什么企业?若拉到红蚂蚁网站的最低端,就会看到:”© 2019 Red Anthill Ventures Pte. Ltd. 版权所有“。

在红蚂蚁的简介中,提到:

红蚂蚁体积不大,能量却很大,它的触角和腿带刺毛,咬你一口,肯定让你痛得忘不了。本网站取名红蚂蚁,旨在学习蚂蚁灵活的脑袋和打架的本事,以生动的笔调撰写独立观点,以新颖的手法呈现新闻,让读者被咬得直呼过瘾。

红蚂蚁自称撰写独立观点,但她自身就是新加坡控股的附属公司,那么是否能比官方媒体掌控更多编采自主权,也是个疑问。有网民形容,红蚂蚁替官媒开辟一条新路线,“小骂大帮忙、假骂真帮忙“,文章以新奇令人“惊艳”笔法,舒坦地作为当权者喉舌,为执政领导护航,粉饰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