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奉,唯才是举之名

原文:Augustine Low

奉唯才是举之名,推举已故李光耀的儿子为总理。

奉唯才是举之名,总理夫人成为淡马锡的总裁。

只要高举唯才是举的大旗,总理的私人律师可以成为总检察长;行动党议员可以受委副检察长。

以唯才是举之名,高级部长的妻子也可以成为总审计长。

多少年来,藉著唯才是举(meritocracy)的精神,多少上流阶层的子女获得声望最高的奖学金?

又有多少有权势的夫妻档、兄弟家族,立基于精英主义?

几十年来,新加坡始终钟爱着和拥抱唯才是举制度。

1958年,英国社会和工党政治家麦可杨(Michael Young),在他的一本讽刺小说里发明了“Meritocracy”这个词汇。他在2001年,在英国《卫报》一篇抨击英国首相布莱尔的文章,毫不留情地抨击唯才是举制度:

“这些精英相信、当然他们也一再被鼓吹,他们凭藉自己的实力才干取得成就。他们会认为自己值得拥有这一切,不免感到沾沾自喜,相比下,他人可能知道他们的成就,只不过是受益于裙带关系、他们是某某人的子女,而不是因为他们的才干。

精英新贵甚至迷信自身权位的道德正当性(全凭自己的努力和成绩),因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捞取好处,忘却并背叛了原有的出身,导致下层阶级失去民意代言人,逐渐在民主进程中失声,最终产生政治疏离感。”

试想想:发明这个词汇的原创者,本身就因为唯才是举制度具有被滥用的倾向而唾弃之。

但是在我们的国家却推崇唯才是举,甚至将之作为把许多事情合理化的理由和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