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在本月23日探访新建的盛港综合与社区医院。(图源:总理李显龙脸书)

总理称医疗开支每年逾90亿元“难持续” 然国人是否“看得起病”?

据报导,日前我国总理李显龙称,我国政府医疗开支增长速度快过国内生产总值,未来还会持续攀升,过去四年,每年都要耗费90亿元。

他认为,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认为需要找新方法应付开支,改善医疗体系。

根据财政部数据,2019财政年的卫生开支估计为逾117亿元,比上一财年的逾106亿元高一成。而早在2015财年,卫生开支已激增近三成,至逾92亿元。

总理也重提社会老龄化的论述,指出每七名国人预计有一人可活到95岁,而慢性疾病案例增加、家庭单位缩小使能照顾老人的家庭成员也减少,都是使医院病患人数增加的因素。

对此, 他认为“必须作出艰难抉择,并希望作出抉择时能得到国人的支持。”

照总理言下之意,乃是呼吁国人要有心理准备,因为医疗开支还会继续攀升,所以政府预料将对医疗体系作出调整。

他也指出,在医疗津贴高或免费的国家,人们因为不用担心医疗费,所以医生往往做更多无谓、昂贵的治疗,致使过度消耗医疗资源。

总理呼吁人们需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如果照顾好身体,保持健康,就不用到医院去。

总理称要国人“为自己健康负责”,但有谁喜欢生病?

当然,亲爱的总理,没有国人想生病,有谁不想一直都健健康康无病无痛?这种建议如同隔靴搔痒,好像女朋友来月经感不适,男朋友只会一味劝他多喝水,却没办法解决实质问题。

根据怡安2017/18年保健趋势调查报告,新加坡的2018年的医疗通膨预计达10.9巴仙,在东南亚的怡安医疗通膨指数,得分95.1(得分最高的国家为越南:164.5)。

住院开销是主要的通膨因素,其中治疗费调涨最大,占了病患医疗开销的一半,而其余四大经历通膨的部分为:看诊程序、药物、义肢和病房。

草根百姓从来面对的问题就是,即便推出了“建国一代”、“立国一代”配套,我们有健保储蓄和终身健保等现有医保安全网,但是一旦很不幸的病魔降临,想去看病却还得精打细算,算算自己的健保储蓄是否足够、可以动用哪些配套,还有,自己是否“看得起病”。

提及政府确保开支能跟得上医疗需求的举措,在上月28日的国会总结预算案辩论,就强调未来调涨消费税不是轻率决定,而是为了支持医疗保健等需求。当时,他提及随着人口老化,永久医疗保健计划和医疗系统等其他部分的支出,也将继续结构性的增加。

所以,政府的收入也要有“结构性的增长”。

政府对现有津贴政策“自信满满”

实际上,当时亦有许多国会议员提出建议,例如可以设财富税来增加政府收入,惟财长指出只针对固定资产(如房产)征税;对于推动较普及化的乐龄护理建议,政府又似乎对现有的各种津贴感到自信满满,认为已经给中低收入者和年长者够多的津贴。

如果可以,没有人想要常常生病去看医生。但往往许多国人都是为了应付生活开支等种种压力“熬出病来”,就像之前的新闻报导,德士司机必须超时工作达14-16个小时,但收入不稳定,平均每月约只能挣到2-3000元。

真的是国人不够努力吗?真的是国人不懂得休息、必须为了维持生计劳作,结果熬出病吗?照广东话说,我们只能是“得闲死,不得闲病”。

让人民免于“看不起病”的焦虑

精英当权者向来避忌“福利国”的政策,担忧福利国政策大开闸而减少政府盈余收入,也不敢指望他们会将医疗作为基本人权的保障。

但与此同时我们又是“津贴国”:一方面国人继续承受各种生活压力,一方面政府则必须这里津贴一点,那里发一些填补,使得整个系统更为繁琐、复杂化。

“看得起病”,是人们的基本权益,不应该成为收入较高者,医疗保障就比其他人更优越。应当让人民免于不敢去看病、看不起病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