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检察署要求高庭罚款范国瀚 、监禁陈两裕

社运份子范国瀚和民主党党要陈两裕,于去年10月被判藐视法庭罪成立。在昨日(20日)的最高法院审讯中,总检察署要求高庭判处两人返款和监禁。

总检察署政府律师森迪古玛兰,要求法官判处范国瀚一万元至1万5000元的罚款,以及监禁陈两裕15天。

与此同时,两人辩护律师尤金则要求罚款应定在四千元至六千元之间,而陈只需判处七天监禁。陈两裕也是民主党副主席。辩方律师寻求判决监禁,是因为在新加坡,公民若曾被判处两千元罚款或监禁超过一年,将失去竞选国会议员资格。

法官吴必理仍保留对案件的判决。

范国瀚是在去年4月,于脸书的贴文称,马来西亚法庭处理政治个案比新加坡司法更独立,而被总检察署指控藐视法庭。有关贴文也转载新闻:“《当今大马》挑战反假新闻法违宪”。

随后,新加坡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在脸书为范国瀚抱不平,指出总检察署的举措,更加证实范国瀚的批评所言不虚。结果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自2017年10月生效,上述两人“抢了头香”,成为该法令生效以来首两位被指控藐视法庭的个案。被判藐视法庭罪者,可被罚款最高10万新元,或监禁3年,或两者兼施。

范陈仍未移除贴文

古玛兰在庭上抗议范陈二人至今都还未移除有关贴文。例如范国瀚的贴文已经刊载了长达10个月21天。他形容两人“显然完全不尊重法庭权威,也否定法庭对他们的判决。”他们也从未就贴文内容道歉,毫无悔意。

不过,法官吴必理认为贴文存在多久不重要,关键是范陈两人都拒绝撤下贴文。

古玛兰也指出,陈两裕“有前科”,在2008年,甚至曾穿着印有穿法官长袍的袋鼠,被控藐视法庭,为此被监禁15天。对此,古玛兰认为陈两裕一再屡犯,不应轻判。

总检察署也要求范国瀚和陈两裕移除贴文,并公开道歉。

辩护律师尤金则提醒法官,他的两位被告都没有诽谤司法机构的意图。因为陈两裕知识批评总检察长,而范国瀚的贴文,只是比较两国司法机构对同一案件的处理结果。

对于尤金关心判决可能影响陈两裕的政途,法官反驳陈如果知道会产生影响,在审讯期间就应采取行动。而尤金表示,陈两裕会在本周三移除贴文,至于范国瀚只会在上诉后才移除贴文。

在去年的判决中,法官吴必理认为范陈两人在脸书攻击了司法机构的诚信和公正,存在引起公众对司法正义信心动摇的风险。

至于陈两裕的言论则“不依据客观事实和理性为基础”,也同范国瀚一样,抨击了新加坡法院的诚信和公正。法官称,陈两裕抨击总检察署对范提起诉讼的举措,但同时又对司法机构构成另一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