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称一笑置之 惟警方需调查“蛋袭”威胁

对于早前本地一名青年在脸书留言,想效仿澳洲“鸡蛋男孩”,“蛋袭”内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对此后者在今早首次在脸书针对此事发文表达看法,认为这是年轻人的夸张言辞,但自己虽可一笑置之,警方却不能。

尚穆根说,看见一些媒体报导,有关青年Edmund Zhong因为恫言“蛋袭”他,而遭警方调查。

“当我被告知此事,我一笑置之–这是一个年轻人的浮夸言辞。”但他也表示,就算他可以忽略,警方需履行职责调查他。

然而,尚穆根却提到,自己更关注这青年的公开言行,也提及青年对麻醉品的立场。“我希望他实际上没有进一步尝试服用大麻”。

令人感到纳闷的是,青年对大麻的立场,和“蛋袭”威胁案有何直接关系?尚穆根何以从青年的一句留言,可以天马行空联想到青年的身家背景,包括对方的个人喜好?

在尚穆根的脸书,可见支持者的一面倒好评。有者认为,就算只是丢鸡蛋,警方也要严正看待,新加坡对治安不能妥协。

然而,也有一名网民也和笔者一样纳闷,在尚穆根的脸书留言道,如果尚穆根可以一笑置之,那么警方同样不必对该青年采取行动。

再者,如果青年对毒品的观点有偏颇,那应做别论,而不是两件事混为一谈。

据了解,目前Edmund Zhong正在服役。他在2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强调那只是玩笑话,自己并没有恶意,也没有意图真得把“蛋袭”付诸行动。

Edmund Zhong是在亚洲新闻台有关“鸡蛋男孩”的报导,留言到:“我想对尚穆根这样做。我发誓”。另一名名为Jack Ng的网友说道:“我会提供鸡蛋”。网友Louis Ng则说: “去吧” 。

根据Edmund Zhong在Complaint Singapore脸书群组中贴文写道,两名警员就他暗示可能 “向尚穆根丢鸡蛋” 言论,到访他家。

这起事件也让民间对执法者,对如何定义暴力意图产生疑问。

Hilborne Law律师楼执行董事暨刑事律师Rajan Supramaniam认同警方去规范化遏制“不负责任和极端”的社交媒体贴文,此举有助威慑其他意图不良份子。

但是,IRB律师所的Ashwin Ganapathy,则指出“说服或暗示”,但是没有实际采取暴力行动,并不构成足够的意图证明。

如果被豆腐、棉花棒袭击,可报警吗?

那么,如果接到“蛋袭”威胁的,是普通老百姓,照警方的准则,是否能一视同仁调查?换句话说,在现有法律,若官方人物接到袭击威胁,警方都要调查,那么比如民众被鸡蛋、棉花棒或者豆腐袭击,又值不值得动用警力去开档调查?

在澳洲,那名“蛋袭”议员的“鸡蛋男孩”威廉,在被警方盘问后,没被起诉就获释放。但他明白自己的行为也欠妥当,“我明白有部份人对我的作为所有反感。任何理由都不是作出人身攻击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