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前车之鉴 是本地金融界的警钟

凯发集团(Hyflux)上财年首九个月净亏高达11亿元,面对重组和连串波折,无不令3万4000散户投资者震惊。

凯发主席兼总裁林爱莲于3月1日提呈给高庭的一份宣誓书中披露集团业绩,披露上财年首九个月就净亏高达11亿元,其中这笔巨额减损,主要来自大泉水电厂(Tuaspring)的账面价值,以及早前完成的项目的应收账项。

大泉淡水厂,可说是凯发雄心勃勃的项目,耗资10亿元,这座综合滤水和发电厂标示着滤水巨头凯发进军能源领域。2013年声势浩大的开张,甚至获得总理和部长盛赞:这是新加坡水源发展的新里程碑。

2011年,公用事业局和大泉水电厂,签署25年的购水协议。依照协议,该厂须在2013年至2038年间,每日提供7000万加仑的淡化水。

受到高额6巴仙年回酬保证的吸引,不少投资者投下老本,也看准和政府合作的计划,应是万无一失,稳扎稳打。

但是,大泉水电厂此后却面对亏损状态。2016年出售过剩能源,但是适逢电力市场开放,导致能源过剩。她面对滚雪球般的亏损。

资金耗竭,负债27亿元,致使凯发必须寻求司法保护,进行重组。

投资者以为政府会出手解救,但是早前就有分析师认为,这种期望是一种误解,因为政府在国会中已表示凯发集团的困境乃是商业上的交易,不便对此置评。

而公用事业局也在本月5日,对大泉水电厂发出违约通知,要求后者在即日起30天内,必须解决购水协议的所有违约问题,否则将终止协议并接管水电厂。

散户忧损失达90巴仙

根据彭博社报导,一些散户对政府采取强硬立场,而不愿解救一个新加坡品牌,感到失望。

4月5日,凯发各组债权人将针对重组计划作出表决。凯发也亟需通过重组计划,因为如果当天无法通过,公用事业局已准备好接管大泉水电厂,而凯发也将面临清盘。

一些散户表示,他们在重组献议上,可能面对90巴仙的损失。他们当中,有者把大半辈子积蓄投入其中,只感觉到成了整个过程的牺牲者。

至于凯发的“白武士”印尼财团SM Investment(SMI),透过注资超过五亿3000万元,换取凯发的60巴仙股权。但散户认为,SMI集团只不过是要得到凯发的资产。

自2014年15公司涉违约

凯发只不过是自2014年以来,15个涉违约公司个案之一,显示新加坡信贷市场的黑暗面。在这个零利率的年代,用没有评级的债券来支付无用的收益。不管是瑞克麦斯(Rickmers Maritime)的清盘违约被除牌,再到来宝集团(Noble)债务重组,散户承受着连串的失败打击。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CGIO)主任Lawrence Loh直言,这真的是新加坡金融界的警示,推广全新但有风险的投资工具,金融中介扮演的角色,还有投资群众的教育需要加强。

至于金融管理局发言人则告诉彭博社,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都可能陷入金融压力。

“作为上市公司,凯发理应根据新交所的披露规则向投资者提供最新的重要信息,如财务状况和前景。”发言人称,金管局和新交所仍继续观察事态进展,也确保凯发继续与投资者联系,提供有关重组进展的即时资讯。

对于凯发投资者而言,过去其债务销售条款看来很有吸引力。该公司于2011年4月出售了4亿元的优先股,是市值的两倍,借此资助大泉水电厂。

2016年5月,在发售5亿元的债券,主要是为了赎回到期债务。但是这未经评级、也没有到期日的债券,承诺可以提供每年6巴仙或更高的回酬,投资者甚至可以在提款机购买。

凯发的辉煌历史和成就,让他看起来很稳妥。凯发集团创办人林爱莲,曾是新加坡企业界红人,2001年凯发成为本地首个上市的水净化公司。集团多次获奖、市值一度高达21亿元,股价超过两元。林爱莲甚至有“水皇后”美誉。

Lawrence Loh提醒,凯发的事件应引以为戒。凯发借钱举债来支撑公司的成长,而投资者也误以为企业背后有政府撑腰,应该万无一失。“很遗憾的是,没有人先冷静下来看看其中的问题。”

淡马锡2005年抽离凯发投资

根据凯发2005年的财报,淡马锡控股仍是凯发的生意伙伴和持股人。但同年淡马锡抽离,至今也不失该公司股东。

2010年,凯发达到其巅峰,市值将近21亿新元。但是在去年宣布停牌时,股价仅剩0.21元,估值仅1.65亿元。

当凯发寻求司法保护时,其法律顾问WongPartnership LLP曾辩称,凯发曾是本土成长企业的楷模。但如今,该公司却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10亿元债务,才能生存。

新闻来源:彭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