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南洋大学究竟是谁的主意?

作者-太史公孙, 原文刊登-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由东南亚华人在已故陈六使为首的星马华社领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中国海外唯一华文大学,终于在1980年以“与新加坡大学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方式被关闭。

关闭南大(南洋大学)的部署,乃以1978年的“联合校园”为始。当年3月4日,南大理事会和新大理事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由本学年起,新大在武吉知马的校园,将成为新大和南大这两间大学共同课程的联合校园,让南大学生能够在讲英语环境里学习,提高英文水准。

1980年4月5日,南大理事会在和李光耀之间的一连串书信来往之后,终于发表声明,决定接受李光耀总理的建议,把新大与南大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由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组成)。

李光耀事后在多次场合谈到南大的关闭之事。最引人注目也被引述多次的是他在2000年出版的《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在此之前还有两次提到,一次是在1980年1月20日行动党二十五周年党庆大会上的演讲,另一次是在1980年3月29日写给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的信函。请看下列引述:

1。《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台北世界书局2000年,页173:
“局势发展到1978年已经恶劣不堪,南大毕业的议员吁请我在他们母校水平跌至谷底乃至于最终垮掉之前插手干预。经过多年的接触,有一个人的判断是我所信赖的,他就是当时担任政务部长的庄日昆。庄日昆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很有一手,跟我又密切合作多年。包括协助我照顾选区。他使我深信,要让南大保持原状继续下去问题会更多,许多学生的事业前途将因此葬送,到时候。讲华语或方言的人定会责备政府袖手旁观,听任南大消亡。庄日昆的看法获得何家良、钱翰琮和李玉胜三位都是南大毕业的政务次长的大力支持。”

2。李光耀在1980年1月20日行动党二十五周年党庆大会上的致辞(英文):
“即使在1978年当我建议把他们(南大学生)搬迁到联合校园,还有一些人持强烈的保留姿态。我之所以迁移他们是因为所有的南大毕业生国会议员要求我这么做;我在议会的南洋大学势力准备给我必要的支持。”

3。1980年3月29日李光耀致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信函(引自《南洋大学史料汇编》页556):
“要摆脱这种束缚,就是只设一间大学。因此,南大出身的国会议员才建议把南大和新大合并成一间国立大学:使到相同的学位具有同等的市价”

在这三次的叙述中,李光耀给人造成的印象是:关闭南大并非他的本意,而应该归咎于四位南大毕业的行动党国会议员(庄日昆,经济一届、何家良,物理五届、钱翰琮,现语五届和李玉胜,生物五届),是他们“吁请”、“要求”、“建议”他这么做的。换句话说:就是把关闭南大的元凶调位,让那四位有苦难言的南大毕业生为他背黑锅。

李光耀的这种自我辩解,其实存有不少疑点,包括:

一。李光耀的三位受华文教育的助手王邦文,李炯才与易润堂并没有支持李光耀关闭南大的决定,连那些受英文教育的得力助手(杜进才、巴克、吴庆瑞和林金山等)都没有给予支持,为甚么偏偏只有这四位南大毕业的行动党国会议员跑出来“要求”李光耀关闭南大?

二。如果这四位南大毕业的行动党国会议员真的那么担心南大的前途而认为政府应该出面关闭南大,为什么他们所关心的这个重大问题没有听说过曾经在他们所控制的南大毕业生协会的议事程上出现?

三。李光耀提出合并建议的同一天,当时担任南大毕业生协会秘书长的何家良发表谈话“表示希望南大永垂不朽,永远发展下去”,(见 易行:《廿五年风雨话南大》)。何家良一面公开讲这样的话,一面偷偷的去找李光耀、要他出面关闭南大;何家良会是这样卑鄙的两头蛇吗?

最近在国家档案局看到庄日昆1994年8月4日在新加坡口述历史中心所做的一段口述历史访谈,其中也谈到关闭南大这件事。庄日昆的说法根本无法支持李光耀的自圆其说。

在和林爱玲的访谈中,庄日昆并没有提起他们“吁请”李光耀“插手干预”的情节,反而说是李光耀当时召集国会里的南大校友、向他们解释把南大并入星大的理由,建议把两间大学合并起来的是李光耀本身。请看下列引述(《口述历史访谈》第14段页115):

林爱玲:接下来我们可以不可以谈一谈那个南大跟新大的合并,就是1980年,当时接到消息说南大跟新大要合并,你的反应和感受是怎样?
庄日昆:我们不是说听到什么消息,那时候李总理(李光耀)有招集在国会里的南大校友,他先跟我们解释他的看法。他感觉到虽然政府已经直接的参与了南大,也为南大提供了大量经济上的援助……不过还是没有办法吸引到好的学生到南大去,相反的是很多原来是华校出身的学生因为他们的成绩好……都被新大吸收去;南大所吸收的都是一些比较差的学生。担心如果这样下去,这个南大将会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南大栽培毕业出来的学生,没有办法跟新大的毕业生在社会上、在寻求工作的时候一样的竞争,或者竞争了总是比不上。凡是南大毕业的都不能进入社会上那些顶尖的职位,一定会把他当作是对南大的一种偏见,逐渐的这些南大毕业出来的毕业生,一定会形成他们心里上的不满,这些人一定不会积极参与国家社会的建设行列,反而可能会做反政府的、反社会的一些活动,所以这个现象对新加坡是很严重。
李总理提出他的看法,建议把这两个合起来,他的确是把这个重要的问题点给我们看,我们这些在国会里的南大校友,也觉得这样的看法是正确,我们都赞成李总理的处理。

李光耀在写2000年回忆录时显然忽视了庄日昆的口述历史访谈。到了2011年﹐李光耀也许发觉了和庄日昆不同叙述的出入﹐所以在新书《新加坡双语之路》纠正了说法﹐说成是“庄日昆及何家良﹐同意在南大情况进一步恶化前急需出手干预”(页91)。这恰恰印证了庄日昆在1994年访谈的叙述,推翻了李光耀所咬定的南大毕业的国会议员要他关闭南大的说法。从这里我们看到了真象:关闭南大完完全全是李光耀一个人的主意、反映他个人的使命;但是由於政治上的考量或其他因素促使他制造假相,硬把那四个南大国会议员拖下水,要由他们来替他背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