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积金和公共组屋的计时炸弹

人民之声党成员毕博渊(Brad Bowyer),将我国中央公积金制度,和德国及丹麦的养老金制度作比较。

他指出,德国的养老金基金总额达到2千680亿美元,虽然略低于我国,但该国有8千240万人口,其中25巴仙超过65岁。

“虽然人民平均的储蓄缴交率只有18.7巴仙(而且还是雇员和雇主对半),德国养老金仍能至少给出1千175欧元(约1800新元)的入息。”

毕博渊质疑,何以比我国规模稍小的德国养老基金,却能回报给更多会员们5-6倍的回酬?

至于丹麦人口有575万,和新加坡差不多。不过他们的养老基金只有1千600亿美元。当地雇员一方面缴税,也要缴交平均12巴仙的养老金。但是退休雇员至少可以领回每月4千元的入息。


《财经时报》前总编提醒部分公积金转到房产上

毕博渊的观点一出,也引来正反双方网民积极参与辩论。有者感谢毕博渊道出了我国公积金制度的不足,不过《财经时报》(Business Times)前总编Mano Sabnani则提醒,公积金的终身入息只是一小部分,事实上,公积金的储蓄很大部分也倍转换成房地产–被用来买房子。

Sabnani指出,公积金会员在55岁可以提出最低储蓄额以外的钱,但是如果会员还有买房子,那么留在公积金里的储蓄就更少,如果如此可以领取的终身入息也不会很多。

他也提及,也有一些低收入劳工或家庭主妇的公积金积蓄也相对较低。他不认同把我国公积金和德国、丹麦养老金一概而论,因为他们把所有储蓄都放在退休金里,而不是像我国国民需要用在房屋、健保储蓄等用途,自然退休后领取的入息就较高。

他强调,整体来看中央公积金“不算太糟糕”。

对此,毕博渊在另一篇文章则回应,必须注意德国的养老基金虽略低于我国;而丹麦和我国人口相当,但无论何种情况,都能确保国民领取合理的退休入息。

毕博渊,就我国的人口和公积金的总额来看,理应能为国民提供客观的养老入息,但可惜的是,现有的模式下是无法达成的。

毕博渊:公积金被切割成各种用途

“诚如大家先前所讨论的,我们的公积金也被分布在投资、教育开支、强制性保险等用途,还有最大的开支—买房子。”

他感谢Sabnani的纠正,也指出公积金中至少有2千169亿元,都锁定在房产的模式中,相当于63.66巴仙。而其中的1千462亿元,即42.92巴仙都是公共组屋资产。

他形容,可见在公积金中很大部分都用在房产中,然而人民行动党政府在2000年后却减少了组屋供应,房价似乎被托高。人民用高价买组屋,但是找买家转手或者参与屋契回购,都会蒙受损失。

他认为,这笔钱原本应在公积金中透过复利率“钱生钱”为主人财富增值,但是当被用在组屋买卖,就只能蒸发掉,然而自己的公积金也没有多少积蓄。

“虽然国家还有资金,但我们更应该去批判,我们的公积金怎么了?建屋发展局的真正价值是什么?为什么公积金的利息如此之低?我们又该如何纠正这一混乱局面?”

他说,我们不需要像德国一样要照顾八千万人口,只要能调整公积金制度,相信足以满足350万国人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