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时》记者驳李美花“阿公论”:家长作风是危险自满心态

《海峡时报》一名记者撰文,反驳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的“阿公论”,也强调当权者的家长式作风,是一种危险的自满态度。

通常国会里很难听到方言福建话,但是当李美花提到“死鬼仔”,形容忘恩负义的儿孙,立刻引起新加坡人民的注意,更令人质疑,难道不赞成政府或彼此意见相左,就是忘恩了?

《阿公与阿成》的故事,似乎就在影射新加坡居民,指新加坡居民经常询问政府为什么没有在最近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为人民提供更多经济支持,尤其是在保健医疗等领域。

《海时》记者Tee Zhou于本月24日撰文评论,李美花透过故事,赞叹和感谢政府精打细算管理国家财政,取得61亿新元的盈利并提供独立一代配套。她也质问”别人的阿公有这么好吗“?

Tee Zhou在文中写到, “我很高兴独立一代,即出生在50年代的人们,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获得关注。但我不赞同李美花,把政府的描述成被误会的阿公” 。

虽然李美花以这个在议会中的故事而闻名,但并非所有民众都接受有关言论。

“阿公论”引来瞩目

上月初,李美花“谈蛇又说鼠”的片段广为流传。她表示,这是养猫志愿者留下食物太久,且无人看管,导致她所在地区的蛇和老鼠问题加剧。然而,这是她的选民所面临的问题,是她作为国会议员的工作之一。

Tee Zhou写道:“我对这种所谓“乡土、接地气”的形象倒没意见,别人也这么形容她。事实上我觉得她的故事很有效,能让议员们保持清醒。”

Tee Zhou提到,15分钟的辩词中,李美花也有提到其他有见地的意见课题,如增柴油税和减少外国劳工政策的看法,可惜的是一句“死鬼仔”引来的瞩目,远远盖过了她其他的观点。

事实上,将人民和政府的关系比喻成阿公和孙子,是一个坏比喻。“首先,政府最重要而工作之一,就是代表人民善用和分配资源,但是这些资金是都来自纳税人。阿公的钱财则是来自他自己,然后他选择将钱分一些给阿成。然而,社会支出,并非政府的慈善行为。这是一种责任。”

他随着问到,“是否人民不同意政府或彼此的意见,就意味着他们忘恩负义?相反的,我认为这表明他们关心这个国家,想对国家发展提出更好的方案”。

政府是民选的 钱是纳税人的

他总结道,“阿公既不是阿成的仆人,也不是他的代表”。这是因为,好的政府,需要为选民做到这两件事。

“对于当权者来说,家长作风是一种很危险的自满态度。不像阿成,无法选择他的阿公是谁,新加坡人可以投票选出他们的政治领袖……换句话说,政府# notmyAhGong(不是我的阿公),我也不是不知感恩的人。”

他的评论在脸书获得超过400多条读者留言,支持Tee Zhou的观点。他们都表示新加坡人民不欠政府,而事实上,政府有责任为扶助人民。此外,这个国家的人民缴交税款,这是政府用于为人民提供支助的款项。

有些网民认为,将政府比作阿公是错误的,因为政府显然不是穷人,而且只是为了给阿成(人民)提供经济援助而节省开支。

另外,有一群网民更为李美花是政府的一员而感到羞耻,并认为她不尊重他人。他们盼望她下台,并希望能够在来届大选中看到这个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