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万艾滋个资泄露事件—寻求美警捕费雷拉 颜金勇反驳无意隐瞒事件

卫生部在上月28日,揭露2013年1月之前在本地确诊的1万4200名艾滋病病患,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住址和相关医疗资料等遭泄露。卫生部长颜金勇也为此郑重道歉。

他在今日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指出涉及泄露艾滋病患个资的美籍男子费雷拉(Mikhy Farrera-Brochez ),相信仍在美国,我国警方寻求美国警方协助,以将他缉拿归案。

他解释,卫生部在2012年和2013年,针对费雷拉投诉他男友吕德祥(Ler Teck Siang,37岁)医生对外泄露他感染艾滋病的事,对此展开调查,但那时没有理据可以怀疑,费雷拉可能掌握艾滋病数据。

艾滋病个资泄漏事件进展:

2012年11月,费雷拉指控吕德祥把他的艾滋病状况截图分享给他人。但是,当卫生部官员多次找他协助调查,后者不太合作也多次回避,即无法给出实质的证据,甚至还威胁要离开新加坡,不想再继续调查下去。

2013年吕德祥被调职  不再有接触艾滋资料库权限

不过,在2013年五月,卫生部把吕德祥调职,此时他对接触艾滋病数据库的权限也被终止。

同年12月,卫生部发现费雷拉为了能继续拿到人力部工作准证,其血液样本疑造假,人力部也针对此事报警。

2014年1月,吕德祥离开卫生部。

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警方和卫生部调查费雷拉是否涉在血液样本造假,但是费雷拉继续展现不合作态度,甚至拒绝录口供。

直到2014年五月,因为可能被禁足新加坡,费雷拉才同意录供,但他向警方撒谎,坚称无艾滋的血液样本就是他的,却又不肯进行新的血液测试来证明。

2016年4月,费雷拉被逮捕

直到2016年4月底,因屡次拒绝遵从卫生部规定去验血,费雷拉被警方逮捕。

此时,他向警方和政府揭露了从卫生部艾滋数据库拿来的75名艾滋带原者的名字和资料,卫生部才首次得知他可能非法拥有这些资料。卫生部在5月16日报警。

随后,警方搜查了吕德祥和费雷拉的住处,没收了含有机密艾滋数据和医院资料的电脑和数据储存设备。

Image result for Mikhy Farrera Brochez
费雷拉。图源:Clark County Detention Centre/Mugshots.com

把艾滋资料传给母亲

在搜查费雷拉的电邮时,除了先前的75人个资截图,警方发现费雷拉也罢46份艾滋数据传给其母亲。

颜金勇表示,警方联络上了费雷拉母亲,后者也同意把有关电邮和资料删除。而在那个时间点,警方以把吕德祥和费雷拉拥有的所有资料充公,已经尽力确保他们不再拥有任何机密资料,包括在他们已知的网络账号。

颜金勇坦言,确实有可能费雷拉会把部分资料隐藏起来,不幸的是,近期的事件证实了这点。

费雷拉和吕德祥,在2016年都分别被提控上庭。但那时总监察署并没有以官方机密法令提控之,因为他已面对诈欺、欺骗公务员、拥毒和文凭造假等23项罪行。

再者,基于他只是利用盗取的资料向政府投诉,并未被广传,为此以官方机密法令提控,可能最多只是罚款或入狱几周。

2018年四月驱逐费雷拉处境

费雷拉在2017年三月开始28个月的刑期,在2018年四月,被驱逐出境。

但一个月后,他把31份来自艾滋数据库的资料截图,传给数个政府部门,这些部门为此向卫生部投报。再来到2019年1月22日,警方通知卫生部大量艾滋个资被公开上网,卫生部才在上月28日,正式公开此事。

反驳刻意掩盖事件指控

但是颜金勇反驳卫生部有意隐瞒此事件的指控,并指出在公布此事前,当局有责任权衡受影响人士和公众的利益。

“一方面我们必须确保透明知情,在2016年、2018年和今年一月,卫生部都需衡量,公布事件对于受影响群体的冲击?费雷拉是否还拥有更多资料?是否该通知可能受影响的病患?我们都需要作出权衡。”

但是,当卫生部在今年一月得知费雷拉可能拥有大量机密艾滋资料,牵涉和影响更广,权衡利弊后才决定公开此事件。

对涉案卫生部官员的不负责任行为,给受影响人士带来的痛苦,颜金勇于国会再次致歉。他说,吕德祥的案件由法庭审理,将受到法律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