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宏的“任何人可举报不安全军训” 理想恐与现实相距甚远

日前,国防部长黄永宏声称,任何人只要察觉军训做法不安全,便可立即通知上级军官以直接停止训练,无需害怕受到纪律处分。

“我说的很清楚,是任何人可以阻止不安全的军训。”他说,“只要您认为军训方式对你或战友不安全或可能构成伤害,就提出来,我想这是维持实质军训并让父母也安心的做法。”

不过,在前日的国会上,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也询问,可能一般士兵因为担心会影响部队和谐,或担心被秋后算账而不敢举报。

对此黄永宏称,军训安全守则也写明,任何人只要发现安全疏失,都能停止军训。“军训现场会有监督安全的军官,但士兵可以向任何长官反映问题,或拨打武装部队热线上报。”

他说,要营造一个注意安全的部队风气,绝不容忍安全疏失。

然而, 黄永宏的理想可能和现实差距甚远。面对更高级别的军官,武装部队服役人员似乎难以感受到他们有权利向长官反映问题,因为军队中基本上需要服从命令。其实这也可以透过一些网民分享服役经验、对安全的担忧可以看出端倪。

在军训中举报长官、或军中危险操作的人,往往会面对沉重的压力,即便没有面对光明正大的打压,但有关举报者可能会被长官“标签关注”(marked),在军训中可能被有意无意地增加挑战和困难。

2014年:服役人员举报长官虐狗  反被惩处

本社在2014年曾报导,曾有一名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揭发准尉的虐狗行为,却反被惩处。Samuer用相机录下该长官的行径,但他反被指责在军营中擅自录影,最后被罚取消21天的假期,甚至不被允许谈论此事。

至于那名涉虐狗的长官却没被惩处,直到后来才承认错误。事实上,对于举报揭弊的Samuer,他的指挥官也无意惩罚他,但上级仍执意执行。在这种情境下,即便他基于道德原因违反军中严禁录影的规定,但还是因举报行为而被惩处。

对举报者缺乏保障

且不论士兵违反军规的动机,若他们举报上级违规行为就被惩罚,那么对于这些想匿名的举报者根本没有保障。再者,诸如调查死亡事故而启动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举报事故的士兵名字也可能会曝光,这也导致许多士兵不太愿意挺身而出,透露真相。

若这些状况没有改善,要求服役人员勇于举报都将沦为空谈,与实际军中情况脱节。

Samuer脸书收录2014年的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