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维基百科

避免语言同质化 学者倡议公共告示四语齐列

新加坡语言历史学者陈丹枫,认为坚持在公共地点使用四大官方语言的告示,乃是因为语言触及狮城所有国人的生活,也是确保我国不会失去多元语言特色的有效方法之一。当全球许多国家的语言也越趋多样化,我国应当反思是否值得反其道而行,走向语言同质化。

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他提到使用四种语言的告示,具有务实和象征意义的考量,即认可这些语言在社会中的地位、为不谙英语或仅通晓母语的国人服务,以及展现国人信守国家原则的坚持。

《海时》昨日(18日)报导,在国内36个重要纪念碑、旅游景点和公共机构,至少有40巴仙并没有展示所有四大官方语言:中文、英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

而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上月则提到,一些公共告示或牌匾,省略掉了部分官方语言,显示我国在语言的使用上越趋单元化。例如,在樟宜海滩纪念二战“肃清”大屠杀历史的石牌上原有四种语言,但如今已被替换成只有英语简介的纪念碑。

文化同质的新加坡“非常不有趣”

杨荣文认为,这形同“刻意削砍掉我们的文化基因,否定我们自身的强项和宝贵遗产。”,文化同质化的新加坡将会是“非常不有趣”的新加坡。

The Sook Ching monument at Changi Beach seen in a 2016 photo (left). It was erected in 1992 and carried information in all four official languages, with Japanese at the bottom. It has since been replaced by one that has information only in English (r
图源:《海峡时报》

官方机构重设四语告示牌

《海峡时报》也报导,一些官方机构也正重新恢复在公共场合的四种语言告示,例如樟宜机场的第二和第四航空楼都有四种语言和日语告示,惟第一和第三航空楼则没有淡米尔文告示。

新加坡旅游局也把位于牛车水、滨海桥和亚佛路一带的指路牌加入淡米尔文。

也是这篇报导中受访者之一的陈丹枫,在脸书则上载针对记者提问的完整回答,其中他提到,当中国油画家陈丹青在20914年到访我国,在“母语与母国”讲座上发言时,曾形容新加坡的语言环境可用“奢侈”来形容。

国人“挥霍”多元语言遗产

这个形容词代表着我国拥有丰富多元的语言,但与此同时,国民又像是在挥霍浪费这宝贵的无形遗产。事实上,虽然有者也担心我国现今的母语发展状态,但研究表明早期新加坡展现丰富多元语言的历史,以及在地居民通晓多语的本质。

但陈丹枫也指出,今日在国内,不管是在人潮聚集的旅游区、巴刹还是组屋底层,那里的公共告示牌上,英语成为了主导语言。他很关注这个现象,就连他的两个孩子会注意到这些英语文字并大声朗读,他则很痛苦地让他们注意到中文字的存在,而这些有母语的告示也变得越来越少了。

他强调,在公共告示上使用何种语言,都会务实和象征性的考量,特别是让年轻一代国人,在日常生活中多接触他们的母语,肯定这些“活用”语言在社会中的地位。“这有助于国人学习并传承对母语的掌握。”

另一个务实因素,就是要为不谙英语的国人,或者因缺乏其他官方语言告示,而感到不便的人服务。政府在推广建国一代配套以及宣传非典型肺炎的防范上,运用多元语言,就表示这类群体的人口仍可观。

通晓多语只有好处没害处

“再者,无论是在外交或经商,即使是最顽固的实用主义者,也无法勾人多元语言对于一个国家或国民,只有好处没有害处。“

我国四大官方语言的地位,都在新加坡宪法和新加坡国家信约中阐明。在象征意义层面,在公共告示展示四大语言,乃是国人致力于信守国家基本原则的表现。

他也不认同,政府担心翻译谬误遭来指责,就省略掉四大语言在公共告示上的存在,反之如果它具有上述重要的务实和象征性意义,就有必要投入必要资源把它做好、并减少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