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17个月失去四服役人员 黄永宏:“我深感抱歉”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日在国会针对冯伟衷军训死亡事故发表声明,对于17个月来至少四名服役人员在军训时献上宝贵生命,对此“深感抱歉”。

事故发生时另二人是车长和技术员

黄永宏也在国会上首次公布另两名军人身份,其中一人是军阶为ME2级军事专才的正规军人(regular),在武装部队服役16年,也同样是一名军备技术员。

另一人则是炮车长,是军阶三级上士的战备军人,黄永宏透露这是该军人第八次回营受训,在军演前也有接受再培训。

他在国会解释SSPH155毫米榴弹自走炮的维修安全程序。他说,在开火时通常炮管都会仰起,在维修时则需降下。炮塔内可容纳三人,都有各自的安全位置,以免被移动中的炮尾砸伤。

他说,在维修炮管时,炮车长和维修员都要站在个别安全位置,炮车长需高喊“避开”(clear away)警告,在场士兵回以“准备好了”(standby)口号之后,他才会按下操作按钮,降下炮管。

这时外围炮管降下,则炮塔内的炮尾会向上,至和炮塔内壁仅10公分的距离。“所以在降炮管时,理应不能有任何人站在炮尾后,但很不幸的,事故发生时冯伟衷被夹在其中导致重伤。”

未透露事故发生时细节

但他也表示现阶段无法透露更多细节,包括担任维修组组长的ME2级军事专才事发时的确切位置、他当时在做些什么,以及他与炮车指挥官在察觉不妥时,有没有按下能切断总电源的紧急停止按钮。

国防部长黄永宏针对冯伟衷的事故在国会发表声明。(视频来源:亚洲新闻台)

黄永宏也在国会展示SSPH自走炮降下炮管的视频:

黄永宏说,事故发生后,武装部队立即检查涉事SSPH自走炮,是否出现系统机器故障,惟检查后未发现任何故障。他也强调,SSPH自走炮的设计,符合国际军事的安全标准。

“在过去15年,超过1000名备战军人和正规军人接受过SSPH的训练,并进行过1万2500次发射,期间不曾因炮管下降进行维修或在炮车内操作而发生人员受伤事故。”

车长,炮弹装填手和火药装填手的安全位置。左图为炮管仰起时,炮尾在下;炮管降下,则炮尾仰起。从图中可见炮尾处紧贴炮塔内壁。(图源:国防部)

2012年四起军训死亡事故

黄永宏也透露,在2012年,武装部队发生四起军训死亡意外事故,包括因烟雾过敏致死的国民服役人员李瑞峰。但是在2013年至2016年则达到零事故。他表示,当中有很多因素,包括武装部队在2012年的连串事故后,采取新的安全措施改善,“所以如果我们放心思下去,军训零事故是可以达成的。”

但是,他却没有解释在武装部队采取新的安全措施后,何以在最近17个月来,又再有五位年轻生命在参与国民服役和军训时,遭遇不测?

他表示,武装部队总监察署将检讨是否需要制定新的措施,协助战备军人适应回营受训的节奏。

黄永宏:无法把军备维修工作外包

也有民间和战备军人质疑,战备军人每一年才回营受训一次,只经过短促的复习,是否能胜任复杂的军备维修工作?理应由专业和正职军备维修员负责,或把这些维修保养工作外包。

对此,黄永宏则表示武装部队不可能把军队所有涉及重型车辆和器械的维修保养工作外包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