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投资者协会抛23问题质问凯发集团

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代表证券投资者,向凯发集团(Hyflux)董事会致函,对该集团的运营、估值和董事会信用责任问题表达严正关注,罗列23道问题,以让证券持有人知情并作出明智决定。

在由该协会主席大卫杰乐署名的信函提到,债权人和投资者们们整理出一些问题,要求凯发集团董事会回答,包括几乎所有凯发资产都存在严重缺陷,例如在阿曼 Qurayyat和Magtaa的海水淡化厂有运作缺陷,无法达到营运容量;大泉水电厂和天津大港新泉海水淡化厂蒙受亏损,以及Tuasone和阿尔及利亚的Tlemsen项目无法完成。

投资者质问凯发董事会,究竟对这些主要资产进行了怎样的监管?为何这些严重缺陷却没有在年报上公布?

“凯发筹集了五亿新元的永久债券和四亿元的优先股,这些资金要如何使用?对比招股说明书的实际使用情况又是如何?”债权人也质问,来自股东500万元的贷款如何使用在大泉水电厂上。

负现金流仍支付股息

与此同时,凯发集团自2009年以来就呈现负运营现金流。但有没有把这种情况告知债权人和股东?何以在负现金流下仍能继续支付股息,至累积更多债务?在2017年前每年都报告盈利而非亏损,令投资者直问:这怎么可能?

协会也要求凯发出示大泉水电厂的现金储备和现有市值,并且质疑它的14亿元账面价值被高估了。”事实上,在2018年,凯发曾接受比马银行五亿元债务耕地的脱售献议,故此至少高估了九亿元。“再者,投资者们也不认为电价低是导致该厂亏损的原因。

亏损时总裁仍获高额薪酬

与此同时,协会也质疑当股东和债权人都在蒙受投资亏损时,总裁林爱莲仍能从34巴仙普通股权中获得6千万元的股息。在2017年的薪酬和分红分别达到75万元和1百万元。同年,凯发却亏损高达1亿1560万元。在这不久的五个月后,凯发集团就因为亏损巨额资金和建筑项目,向法庭申请保护令。

”敢问林爱莲在凯发重组中扮演的角色?何以在重组过程中她没有将其所得收益贡献出来?“

协会的信函也提到,在2017年凯发年报,支付给凯发关键领导层的总薪酬高达265万元。何以该集团可以在当下艰难财务环境下,仍能继续支付高额薪酬?这些公司领导理应清楚公司面对的情况,也要负上很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