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有社群守则处理违规贴文,更重要的是,教育人民懂得批判、求证消息真伪。(图源:Shutterstock.com)

社论:让真相戳破谎言

被指控泄漏1.42万艾滋病患资料的费雷拉,在本月13日开设脸书账号,反驳我国政府对他的指控。

但是,脸书管理层基于他分享私人医疗记录可能对他人构成伤害,已违反脸书社群守则规范,而删除了后者的账号。

脸书管理层强调,应让用户在感到安全的情况下使用脸书,为此设下社群守则规范。在该政策下,会移除掉那些涉及分享私密健康资讯、可能对他人构成伤害的内容或账户。

唐振辉曾抨击脸书乃“散播谎言平台”

但大家还记得吗?我国律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去年曾经在国会抨击脸书“成为散播谎言和虚假消息的平台”,毒害和分化社会,激发排外情绪。

这是因为他对于脸书拒绝撤下时事网站States Times Review(STR)不实贴文,而对脸书感到失望。他肯定国会特委会建议,需要立法打击网络假消息保护国家,不能依靠这类社交服务平台来过滤假信息。

脸书曾解释,脸书公司没有明文禁止涉及假信息的贴文,除非贴文内容有可能立即引发暴力行为或造成伤害。但唐振辉不同意上述说辞。

事实上,对于假消息政府有足够多的管道来正视听、澄清事实和捍卫政府的名誉。说实在,有必要攻击脸书、胁迫脸书制定新条规来对付社交媒体?

我想,我们可以询问,究竟这些不实假消息,是否对新加坡人直接构成了伤害?我们没办法辨别是非吗?还是名誉受损的其实是执政党本身?

States Times Review那篇争议报导已被证实,未在咨询《砂拉越报告》编辑克莱尔本人下,借克莱尔之名做出不实指控。难道理智的新加坡人都不懂得分辨黑白?

既然如此,怎么唐振辉和政府还是那么猴急,非得要向脸书强硬施压不可?

脸书在处理这些假消息方面,固然有缺失。但它对泄露机密健康隐私的费雷拉账号采取行动,显示脸书内部有自己一套指标来管理违规个案。

打击假消息最有力的武器是真相,而不是单靠法律规章。不过唐振辉曾表示,打击网络假消息的法案可能在今年上半年提呈国会。

但我们必须注意到司法公义,新法究竟是为谁服务?会否会沦为有钱、有权者打压异议的新工具?再者,由谁来定义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若当权者也涉及散播假消息,又该如何处理?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系教授任施仁乔(Cherian George),就曾警惕领袖、公民组织都要小心监督有关打击假新闻的立法过程和法令内容,因为当权者可以假借反假新闻法,进一步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打压异议分子。

法令让政府自己来决定什么才是“假新闻”,但是当政府自己发布假消息时,就会出现非常棘手的司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