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雷拉和吕德祥合照(图源:VICE MEDIA)

疑似费雷拉账号爆料 坚称自己08年非艾滋病患 卫生部艾滋数据库曾遭骇

脸书上出现一个疑似费雷拉(Mikhy Ferrera Brochez)的账号,于今早发布贴文,坚称自己在2008年未被确诊艾滋病阳性,并指责新加坡卫生部的艾滋数据库确实在2012年被骇和遭篡改,因为使用过时的软件、缺乏密码保护和加密。

他指责他的伴侣吕德祥被当成代罪羊,他们俩在公众前的形象也被妖魔化。

他也出示一份美国医生的信函,佐证自己目前的血液测试显示其健康都属正常,如果他有艾滋,那么十年来不接受HAART抗反转录病毒治疗之下还能生存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在五小时前的贴文,费雷拉也宣称自己正联系美国议员,新加坡并没有寻求美方机构的合作,反之因为他的事件,造成新美两国关系裂痕,且也拒绝了美方外交请求,接触其丈夫吕德祥医生。

他说他正在华盛顿与多位官员会面,每个人都告诉他“新加坡不会与他们合作。”

“静候颜金勇答复”

当本社在脸书留言询问费雷拉,是否愿针对我国卫生部的指控透露更多,后者表示会继续更新信息,“不愿再有更多关于他和其丈夫的谎言继续散播”,也指出当权者似乎选错人来当代罪羊,他说会分享更多消息,但就目前,他将“静候卫生部长颜金勇的答复。”

根据昨日颜金勇的国会声明,费雷拉指控吕德祥把他的艾滋病状况截图分享给他人。惟卫生部官员多次找他协助调查,后者不太合作也多次回避,即无法给出实质的证据,甚至还威胁要离开新加坡,不想再继续调查下去。

费雷拉否认自己涉及盗窃艾滋资料,并指当初涉及泄露资料是另一名为Levine的洋汉和印尼人,其中那名洋汉与吕德祥有染,试图说服吕德祥离开费雷拉,但最终失败。

他说,不甘心的Levine数次擅闯他么住家还偷走了吕德祥的工作电脑,并指是Levine泄露了病患资料。

外媒联系Levine,后者否认与吕德祥有染

不过,有外国媒体联络上费雷拉所指的洋汉Levine,不过后者否认和吕德祥有发展关系、也没有闯入他们的住处,至于艾滋资料库泄露,也是今年被公布后才知道的。

另一方面,费雷拉在脸书上说,他当时曾向数位卫生部官员举报资料泄露事件,把资料传给数个部门,是为了寻求他们的协助,如果他涉盗取资料,就不会这么做。但是,他和丈夫却在2016年被逮捕,住处被搜查和资料也被充公。

费雷拉当时面对诈欺、欺骗公务员、拥毒和文凭造假等23项罪行。

在贴文中,费雷拉认为有关艾滋患者数据,收集针对男同志的非常私隐资讯,包括他们是否有进行过肛交,似乎对性少数存在审查偏见,也不关心性少数群体的福祉。

费雷拉也在脸书中揭露,新加坡入狱服刑期间曾在狱卒的看管下被其他囚犯鸡奸,不过这点仍有待证实。

曾自诩”天才神童“被踢爆

与此同时,费雷拉至今仍未解释文凭造假一事,例如他曾指出毕业于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却被媒体踢爆在该大学未有记录。在新加坡被捕时,从费雷拉住处也被搜出毒品。

而在2010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曾自诩”天才神童“,其母亲特蕾莎金,是英国有名的儿童青少心理学、儿童神经学和天才科学和数学教育学者,发现他”天赋异禀“。不过,后来英国媒体《独立报》查访英国精神学会,却找不到费雷拉的学者”母亲“。

但另一方面,吊诡的是,虽然费雷拉一再把艾滋数据个资传给政府,但在2016年总检察署并没有以官方机密法令提控之,理由是他只是利用盗取的资料向政府投诉,并未被广传,为此以官方机密法令提控,可能最多只是罚款或入狱几周。

至于为何卫生部早在2016年就得知有机密资料外泄,却选择不公开,卫生部长颜金勇昨日在国会表示,是因当时没证据显示名单已传开,且受影响人数有限,所以选择私下联络和安抚有关的31名患者,以免引起群众恐慌。他也否认卫生部可以隐瞒此事。

已联系卫生部和美驻新使馆求证

目前,本社致函新加坡卫生部以及美国驻新大使馆,以对费雷拉的指责和2012年是否发生资料库被骇求证,并寻求有关方面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