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消费税为支付医疗教育 王瑞杰:绝非轻率决定

财政部长王瑞杰于星期四(2月28日)的国会总结预算案辩论上指出,宣布消费税将调涨,是为了支持医疗保健,以及其他部门入学前教育和国安方面的需求。

面对西海岸集选区议员胡美霞,促政府尽可能推迟上调消费税时,王瑞杰指出,新加坡已有足够资金应付各种未来支出,如用于支付立国一代配套(Merdeka Generation Package)以及用于未来基设支出的借贷,可以提供足够的财政空间,来延迟消费税的上调。

然而,他强调医疗保健上的支出,和政府所准备的立国一代配套拥有完全不同的规模和性质。

“我很欣赏胡美霞议员的建议。我向她和本会议员保证,我们并没有轻率地决定上调消费税。作为政府,我们有责任预测和规划未来的需求。过程中,我们需要区分一次性因素和潜在的结构性增长。”

收入需有结构性增长

王瑞杰概述了卫生部预计在2019年就将耗费61亿新元,以便通过让所有新加坡人享有的永久性计划来补贴病患的账单。他强调,有关的花费还不包括加强医疗设施的花费和开发更有效治疗的研究开支。

“随着人口老化,永久医疗保健计划和医疗系统等其他部分的支出,也将继续结构性的增加。”

他指出,筹备有关的资金致使我们的运营收入,需要结构性的增长。

“换句话说,我们的医疗支出基数正在上升。在这个不断增长的基本计划上,我们还为我们的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提供了特别配套。”

他表示,每个面对人口老化问题的社会,都面对了类似的结构性支出压力。他引述了最近经合组织(OECD)关于公共卫生花费上升的文章,文章表明到2060年,经合组织国家政府的中位数需要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巴仙额外收入。

“6.5巴仙的国内生产总值代表了什么?从正确的角度来看,我们将有计划性的提高了2巴仙的消费税,才可以提高约0.7巴仙的生产总值。”

未确定落实时间

王瑞杰强调,政府还未决定调涨消费税的时间,但坚持相信“这样做时会谨慎行事”。“我们将继续审慎关注经济局势、开支趋势和收入情况。”

在回应议员安迪(Saktiandi Supaat)有关政府可以为不同商品征收消费税的建议,以减轻低收入者的税务负担,黄瑞杰表示很难确定那些是“必需品”。“以面包为例子,在超级市场你可以找到全白和全麦面包,但是也有面包屋出售的面包。最重要的是,在现在的咖啡屋也出售很多种类的面包,有肉松面包、法式长棍面包、咖椰(Kaya)吐司。我们要如何区分?”

他强调,政府的做法是采用“平稳的消费税,同时提供消费税优惠券进行由结构性的抵销”。“这是一项为低收入家庭和老年人提供更多帮助的永久性配套。它更具针对性,因为能让有需要者直接得到它。这是帮助那些不太富裕一群的协助配套。”

净投资回报贡献为最大收入

针对陈慧玲(Cheryl Chan)就引入净财富税来解决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问题争论时,王瑞杰表示,政府的作法是对固定资产征税,因为这些资产“固定且较低流动性”。“事实上,很大部分的新加坡家庭资产是以房产形式存在着。”

他概述政府征收了两种资产税,即印花税和财产税,而这些年他们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但是财长坚持政府会继续监督这领域的发展。

王瑞杰也提到新加坡的储备金,强调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简称:NIRC)已经是我国收入的最大单一贡献,并且超越了所有政府收取的税收。

“如果我们没有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框架,我们就必须将个人所得税或消费税收入提高一倍,以取得相同的成果。”

不公开储备金是为保护国家

他强调不能低估了雨天基金(Rainy Day Fund)的需要,储备金能让新加坡在不依赖他人的情况下渡过危机。

“新加坡面临了特别的漏洞,因为我们缺乏自然资源。我们每年的经济价值接近5000亿新元,我们应该留下足够的资金,以便保护我们的国家、保障国民的生活和未来。”

在回答工人党秘书毕丹星(Pritam Singh)询问更多有关新加坡储备金的数据,以便人们能够更清楚了解预算案的政策权衡时,王瑞杰表示他“被误导了”。

“我们的储备金,包括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以及淡马锡控股公司的资产。金融管理局和淡马锡控股的规模是公共资讯,只有政府投资公司的部分没有透露,那是因为一旦有了相关的数据,我国的储备金基本一览无遗。”

他说,这些储备可作为战略防御,阻止那些有心破坏新加坡和新加坡利益的群体。此举能够预防犹如货币投机或其他类似的攻击。

“在一个动荡、复杂和模糊的世界里,我们的储备,就好似我们在国防和保安方面的投资一样,让我们在了解到我们有能力照顾我们的国民,有信心进行长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