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博渊:2019财案测民间风向为选举试水温 整体未实质解决问题

新加坡人民之声党成员毕博渊(brad Bowyer),在接受本社采访时,形容新公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也许看起来像“选举预算案”,但他其实更是“测风向的气球”,试探民间的反应,或有可能为明年真正的“选举财案”试水温。

他说,如果民间反应不俗,那么执政者大致可以知道现有财案可行;如果不是,政府仍有余地作调整。

他指出,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其实这次财案“拿走的比给出去的多”。虽有折扣、津贴终身健保等,或填补您的公积金储蓄,但其实民间受惠不大,反之在其他地方拿走得更多。

例如调高柴油税,直接冲击的是德士业者和公共交通运输,预料公交成本恐会再经历一轮涨幅;调整游客税,减少游客的消费税优惠。

至于排碳税的具体细节、究竟有谁必须为排碳税买单,至今也未有进一步详情。

劳工阶级未直接受惠

毕博渊也不认为劳工阶级能从中受惠。在就业入息补贴计划(WIS)下有44万的雇员。但是政府并不愿保障员工门能获得足以维生的薪资,也不愿去提最根本的最低薪资制,反之去津贴雇主来补贴雇员门的薪资,那比较像是企业补助,无助解决雇员们的根本问题。

”我们有渐进式薪资制,但为何所有企业不论大小,都得缴付同样的企业税?”他认为,依据中小企业情况,只要让小企业缴少些税、加上落实最低薪资,能大大让中小企业喘口气、也改善雇员情况,但这些都没有再财案中看到。

在退休方面,约有33万公积金会员在退休时户头内存款少过六万元,这在富裕的新加坡社会是令人吃惊的,也显示公积金制度的失败。

吁改革公积金制度

“与其这里加一点、那里填补一些,你更需要的是公积金改革,需要有合适的复利率来让会员们的储蓄能成长。我向一些保险业者了解,提到利率设在至少四巴仙,从25岁起每月存款200元,到退休时至少都有25万元在你的公积金户头里。”

他说,挪威、澳洲退休基金甚至是马国的公积金,都能回报给会员较高的利率。但是如果只有2.5-3巴仙的利率,根本抵不过通货膨胀。

至于政府虽减少客工劳动力占比,但没提到在一些领域的客工占比已超过一半,例如在建筑业的客工占比可能超过八成。再者,也没有触及到在专业领域的失业问题。

“虽然政府鼓励创业,但却没有实质的扶助。全由有20万大小企业,但是有获得帮助的不过200家,等同0.001巴仙。”他指出,不论是对于年轻人、创业者、白领失业群体等的问题,此次财案都没有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必需品征消费税、未有资本利得税

他质问,为何米、牛奶等必需品也要征收消费税?其他国家都有渐进式的系统,我们作为智慧国理应有办法把必需品和征税商品区分开来。

同时,他也呼吁税制改革,他指出大部分劳动阶级的国人,都根据劳动所得缴交一定的所得税。

但是在资本社会阶级的更上层,富裕群体95巴仙的收入都不是劳动收入,而是商贸和投资往来的得利或资本收入。但是这些收入和财富最多的群体,却几乎不用缴任何税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