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丹星吁免除部队部分免责权 黄永宏:问责制一直都在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建议政府可废除部分军队免责权,指挥官一旦行动鲁莽、恶意行事或故意忽视安全,就不能受免责条文的保护。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陈立峰也提出相同提议。不过,国防部长黄永宏则认为,废除军队免责保护可能对军人构成名誉风险,致使他们不敢承担责任,进而影响军队的作战效率。

政府诉讼法令第14节条文赋免责权

根据政府诉讼法令(Government Proceedings Act)第14节条文规定,武装部队人员在执勤时,若导致另一部队成员伤亡,该人员和政府都豁免被民事诉讼追究。

针对近期频发的国民服役人员事故事件,黄永宏昨日在国会透露有关战备军人冯伟衷在维修自走炮时发生事故的部分细节,以及针对去年11月在军训时被后退步兵战车撞死的刘凯,公布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结果。

黄永宏针对毕丹星的建议强调问责制度一直都在,对于失误负责的指挥官或战备军人,他们可不是面对民事赔偿,他们会被判入狱服刑,也意味着他们的职业生涯就毁了,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黄永宏强调,他担心的不是国防部的声誉,而更关注指挥官有没有能力在监督和带领士兵安全执行军训。过去也有指挥官面对刑事指控,受到应有惩罚。

但毕丹星也认为,政府有必要对部队施以更大的问责,此举乃是重构公众对国民服役的信心。

“零伤亡”目标不实际

他说,政府可列出不得豁免被起诉的情况,然后交由法庭决定国防部或涉案的指挥官是否须对事故负责。

他也认为黄永宏要达致军训“零伤亡”的目标有些不实际,因为军事训练本身就存在着风险。

黄永宏认同“零伤亡”或许是很困难的目标,但也指出在2013年至2016年,确实曾达致零伤亡。

延长战备军官服役期深化经验

另一方面,毕丹星也建议重新检讨战备军人特别是军官、准尉和专才的退伍年龄。他认为, 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军官退伍年龄有点早,延长他们的服役任期,有助深化他们的操作知识和经验,在预防事故上会有助益。至于已退役者也可邀请他们协助监督安全。

与此同时,免去那些与军训无关紧要和非核心的任务。如此能让士兵们有更多时间培训、实弹演练和进行维护保养工作。毕丹星也认为,理应让战备军人在参与军事演习前,有更多时间来熟悉他们的器械。这也是考量到未来会使用更多的摩多化杀伤性器械和可参与国民服役人数预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