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婷在参与财案辩论时呼吁关注心理健康问题。

每七人中有一人患病 国民心理健康应受关注

官委议员王丽婷(Anthea Ong)指出,国民拥有健康心理,是一个持续发展国家和整个政府应优先关注的项目,并且意识到除了经济增长和物质享受,主观幸福感也是生活素质关键之一。

身为社会企业家的她,在本周三参与国会2019年财长预算案辩论会上指出,人口老化和气候变化是新加坡所面临的的长期挑战,而已经存在的心理健康,则是迄今未正面讨论的课题。

“必须不断问责国家政策和支出,是否能使得我国人民做好迎接未来挑战的准备以及对未来的信心。”

在她致辞中,也分享了12年前,即便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她也面对抑郁症中而死里逃生的经验;还有她所所认识拥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士,例如正接受抑郁症治疗却几乎自杀的同事、一个自妻子去世后就睡在组屋底层的邻居;一名德士司机全家在吃早餐时,他80多岁的父亲企图跳楼;还有她那年少侄儿,也被诊断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

国民心理健康问题加剧

王丽婷指出,并不是只有她的侄儿出现如斯症状,很多新加坡青少年也在寻求心理治疗。

她披露,在过去三年,介于16岁至30岁,向心理健康研究所(IMH)社区健康评估小组求助的国民,人数增加了190巴仙。

拨打求救(SOS)热线的5岁至9岁儿童人数,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增加了5倍以上。

自杀成为了10岁至29岁年龄层的首个主要死亡原因。

涉及各年龄阶层

她也指出,根据2018年12月的新加坡心理健康研究显示,新加坡的年轻一辈,是最容易患有精神障碍的群体。

王丽婷也引用更多统计数据,显示如果不解决心理健康问题,已经工作的成年人和老年人也面临风险。

有关的数据包括了新加坡上班族心理状况。有90巴仙是因工作压力造成;86.5巴仙出现心理健康状况的在职成年人并没有寻求帮助。

在职成年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比一般人低13巴仙;20巴仙20岁及以上的新加坡人出现抑郁症迹象;以及自1991年开始记录以来,60岁及以上的新加坡自杀人数在2017年达到最高点。

她补充说,像乐龄者看护、外劳和单亲户主这些弱势群体也面临着患有精神健康问题的高风险。

王丽婷表示,虽然政府发起对抗糖尿病行动,而在2017年的数据中显示,九名新加坡人中有一人患有糖尿病,但是七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精神疾病。

“在八年前,有关的情况恶化到每8名新加坡人中有一人患有精神疾病。”

王丽婷表示,,无形的心理健康挑战,所带来的明显风险,随着时间不断增加。因此现在必须将心理健康焦点关注事项,而不是将它扫在地毯下,因为心理健康影响了新加坡所有年龄层和各阶层人士的生活。

呼吁正视问题协商解决

王丽婷提出了数项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建议。她表示,首先必须是心理正常化、减少耻辱感,并将寻求心里健康帮助视作基本需求,公诸于世。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86.5巴仙的就业人士没有寻求精神健康方面的帮助,有三分之二的人士因为害怕被羞辱和歧视而不寻求帮助。”

她指出,第二是要意识到,提供心理卫生的协助并不应该是卫生部和社会机构单独挑起的责任,相反的,整个政府都应该参与协商和制定政策。

王丽婷建议让学校进行强制性的心理健康计划,已提供更好的支持,并帮助使问题正常化。针对就业人士,她也建议更新《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法》,确保内容涵盖精神和身体健康。

王丽婷也质疑“一次性和歧视性的奖励或补贴”,能够让国民在“心理上和自信上”茁壮成长。“我们看待心理健康问题的方式让我想起了气候变化。它是看不见的,所以在我们意识中,它是‘重要但不紧急’的,被盲目和错误地拖延不管。

“然而,就像气候变化一样,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年轻一代,如果我们持续以交易方式来应对挑战,那么我们将面临最大的危险。”

相对的,她建议设立一个国家协商机构,以改善心理健康问题。

她指出,政府现在应该认识到、承认和心理健康问题的复杂性,并创造机会和解决方案,以便改善我们国人,尤其是儿童和青年的生活。

“是时候重新定义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价值观,珍惜每个人的主观幸福、梦想和愿望,而不是只是满足他们的物质和经济成就。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必须做到,因为心理健康是我们成为人类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