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美花斥喂猫行动不妥 猫福协:不应被嘲笑

住宅区出现蟒蛇、老鼠越来越多的课题被带到国会议论,让网民直呼“难以接受”、“太离谱了”。议员针对喂猫人士的批评更引起猫福利协会的反驳,指爱护动物者和猫咪不应该被嘲笑,与人们共享社区的猫咪们不应面对被赶绝的威胁。

猫福利协会指出,喂猫人士每天都为猫咪们提供食物,且在需要时提供医药服务,且都是自掏腰包、自己抽出时间来做的。“因为猫咪们也和我们一样,猫咪也应该拥有安全的生活环境,并活得有尊严。”

国家公园局(修订)法案于本月12日三读通过,因此从4月1日起,除了食品,涉及植物和动物的相关事务,统一交由国家公园局负责管理。多名国会议员对有关的修订表示支持。

举例支持通过修订法案

李美花建议新成立的动物与兽医事务组(Animal and Veterinary Service)能够培训出一组专家,以便对付在住宅区等城市地区内出现的野生动物。她表示,野生动物的增加已“引起国民不安和恐慌”,甚至在野生动物出现时,不知道应该向哪一个机构求助。“每次警方被叫来处理蛇,我都感到很困惑。”

她指其选区内出现过蟒蛇,求救关爱动物协会(ACRES),但是对方不理会。“该蟒蛇当时出现在一名年长居民门前的排水沟内,她很担心,因为她的孙子在屋内睡觉。她曾求助关爱动物协会,但是关爱动物协会告诉她,排水沟是蛇生活的地方,所以他们不能采取行动。他们也告诉那位居民,那是一条蟒蛇,无毒的。虽然他们这么说没错,但是为那位居民想想吧,前面是蛇,后面是她那在睡觉的孙子,他该怎么做。”

李美花表示当她知道有关事项后,立刻通知市镇理事会派灭虫公司去抓蟒蛇。只是相关人员抵达现场时已经太迟了,蟒蛇不见了。

她随后表示,与动物共存没有错,但是必须取得平衡,居民的安全必须放在首要位置。

斥责喂猫人士“养大”老鼠

另外,她也谈到有关租屋区因为喂猫人士“干的好事”,出现了很多“很大只的老鼠”。她表示接到很多义顺南A区居民的投诉,指该租屋取出现了很多老鼠。

她亲身前往查看,发现该处真的有很多老鼠,于是通知环境局、农粮局和市镇会一起组成特别行动组,展开调查。调查后发现,喂猫人士所留下的食物是导致老鼠增加、且越来越大只的原因。

李美花当时促请了环境局采取行动,但是被拒绝了。环境局表示农粮局和猫咪福利协会有协定,喂猫人士能够把食物留在现场长达两个小时。李美花不禁吐槽到:“很多喂猫人士就有很多个两小时,怎么解决鼠患问题?”

她说道,为了居民的健康着想,建议相关单位在鼠患黑区取消有关的两个小时协定。

批评李美花小题大做

李美花的一番言论被上载到网络后,却遭来网民抨击。

部分网民的焦点都在议题内容中,表示难以接受李美花的见解,尤其是针对喂猫人士。

猫福利协会在贴文反驳有关事项,指出:“我们倡导负责任的护理,食物在放置在地面后2小时内清除,每天更换水碗。我们也反对不负责任的照顾,因为食物没有被清除,我们的调解员与NEA合作,寻找和惩罚那些不负责任的照顾者。这是为了确保在不影响社区动物福利的情况下,能解决问题的根本原因。”

网民反驳李美花的言论说到,各相关协会或单位都在尽力做到最好。如果觉得有不妥的地方,可以和相关协会协商,不必然带到国会大厅去。

别只批评应聆听人民意见

网民指出,如果李美花觉得有关的措施不适合,可以给予建议,不要只是批评。

“我们的许多动物福利问题,都是因为就宠物的安排做出良好规划和与时并进的立法,进而带来了严重的影响。我们的政府机构在负责动物福利时,最后一次聆听人们和动物保育人士的建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双溪登雅的的动物设施“动物之家”就是最好的失败证明。”

网民Tok Lee Ching也提到:很遗憾听到我们的领袖贬低了那些做好事、为社会贡献一点爱心的人,也忽略了真正问题。负责任的照护者是无法说话的动物们的唯一支柱,他们应被尊重。再者,也没有证据证明,老鼠问题是因为负责任的喂养流浪猫引起。

Madeline Chua:几乎大部分养猫者都很负责任,他们喂养流浪猫后离开前都会打扫干净。老实说我不认为老鼠问题是因为剩下的猫粮引来的,我相信也和那些在垃圾箱的食物残渣有关。当然市镇会已做到最好确保干净。所以您所言似乎不可理喻,为何不是探讨改善打扫和保持整洁的方案。

另一些网民也指出,李美花批评喂猫人士,将引起爱猫人士和不爱猫人士的对抗。网民甚至列出李美花以前养狗的黑历史,表示喂猫人士的举止比李美花有责任多了,至少喂猫人士会在两小时后清理喂食地点。

要求李美花学好英语

针对和动物相处取得平衡一事,网民也不客气地反问李美花,新加坡的土地就这么大,人们已经侵占了动物的栖息地,谈什么平衡啊?“连水沟都不能住了,你要蛇住哪里啊?”

网民也好奇的问道,怎么国会议席上这么多空位置,议员都去“捉蛇”(暗喻偷懒)了吗?

也有网民毒舌地建议李美花“把英语学好”。更指国会议员在李美花进行发表的过程中不时的笑了一下,不是因为内容好笑,而是因为她的发表语气和用词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