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把经济学101理论生搬硬套到公共讨论,很危险

*本文乃节译自:香港科技大学领导力和公共政策学高级讲师刘浩典教授,以及管理顾问吴俊卫(Benjamin Goh)合著的评论,原文于2019年2月20日刊于《海峡时报》。

刘浩典也是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吴俊卫则曾担任哈佛大学知名经济学家格里高利.曼昆(N. Gregory Mankiw)经济学入门课程EC10的教学助理。

 

诚如经济学格言提到:相对人们的无限欲望,资源总是有限稀缺的。在有关预算的任何讨论中,我们总被一再提醒必须权衡利弊取舍、还有作为社会支柱的社会契约价值观。比方说,很常我们会听到宏观社会开支,对工作积极度会带来负面影响的论述,又或者说,这在财政上难以维续。

然而就好像我们相信科学家提出的科学理论,人们对这些疑似经济学论点,很容易毫无怀疑地会照单全收。

但我们应抵制这种诱惑。与其反映现实经验,许多经济命题更多地表达发表者自己意识形态或信念。举一些我们常听到的经济观点:

  • 自由贸易会让社会里所有人过得更好
  • 最低薪金制会减少就业

一位专业的经济学家对这样的观点给予的肯定更少。他/她会说,这种命题只有在某些(严格)的假设下才能成立。

但是在公共讨论中,这些经济命题却被当做是金科玉律般的事实。近期新加坡-欧盟牵手自贸协议,甚至有者提出,“就连基本的经济学101课程都会告诉你,自由贸易肯定能让所有人受惠。”

硬搬经济学知识,却未经考证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些论述把经济学101生搬硬套,但却未经求证和经过现实经验的考证。

作为A水平课程的课目之一和所有大学必修课程,经济学101在我国乃至全球各地具有显著普及程度,为民众和学生还开一个认识经济学的窗口。许多人也会在一般新闻报导和财经评述中,发现和经济学101的所传授的概念很相近。

但要注意的是,经济学101所教导的概念,却不是我们检视现实世界问题的唯一一道窗口。

浅白的经济学101让学生们明白市场供需理论,“标准”的有效市场模型,来解释诸如税收、拍卖、就业和经济成长等经济政策和现象。

为了解释这些现象,经济学假设一个简单易懂的市场经济模型,就是假定所有个人和企业都是理智的,每个在劳动市场竞争的个体,都足够知情,并领取和他们所付出劳动同等的薪酬。

经济学101课程展示市场”看不见的手“的运作,说明追求个人或企业利益能自然带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固然,经济学101以简化的模式解说,让一些经济现象和政策浅白易懂。但是要解构复杂的经济和资源分配决策,把简化论述无限上纲、风味金科玉律,显然是有害的。

检视自由贸易假说

经济学的标准模型和现实世界的差距究竟多大?让我们先来看看两个命题。

其一,经济学101认为征收关税(限制自由贸易),让消费者和生产者损失,消除掉了一些互利的交易,再者在经济上也缺乏效率,并减少社会福利。所以,消除关税,自由贸易能让所有人受惠,改善经济福利。

经济学101学生可能就此认为,自由贸易总能为社会创造净收益,应该极力争取。但是传奇经济学教授 保罗·A.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却提到,征收关税反而对如美国这样的庞大经济体更有利。换句话说,关税扮演重新分配资源的角色,在全球化中补偿”弱势者“。

在今日全球化的经济体系,关税也仍是保护国内新兴、本土企业的贸易壁垒。即便有明显降低关税,却没人会认为完全废除关税是个好主意,因为绝不会向经济学101的理想假设般,带来正面的结果。

最低薪金制

其二,有人说最低薪金制将导致失业率增加。经济学101以标准供需模型解释–  需求是指雇主在不同薪资层面上愿聘请的雇员人数,而供应代表在各个薪资层面上多少雇员愿意受聘。

最低薪资制为薪资设定价码(薪酬)底线,提高劳动力供应却减少了雇主的需求,从而导致失业率:因为有些雇员可接受最低薪资制以下的薪酬,但是雇主碍于制度无法聘请他们。新泽西议员吉姆·萨克斯顿在1996年曾提出:“最低薪资制反而伤害了原本有意辅助的劳工群体– 那些贫穷、无技能和年轻的一群。”

经济学101学生可能就此认同最低薪资制总会减少就业,而且以为那些倡议此法者都是不懂经济学的理想主义者。

那么,学生们肯定会对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曼的话感到震惊:

”有很多证据能说明当你提高最低薪资时发生了什么,也非常正面:对就业的影响很小或没有,却能显著地增加劳工的收入。“

这是因为经济学101假定在标准模型中,企业是在假设的单一领域–完美竞争市场下运作。诚如康纳尔大学劳动经济学教授 Gary Field所言,当分析纳入其他不同领域时,理论上一个领域市场劳动力减少造成的影响却不会延续。

最低薪资预防劳动剥削

假定完美的竞争劳动市场模型也很有问题。当某方存在“垄断”权力(如雇主拥有比工人更多的市场力量)时,最低薪资制能保障增加工资和就业。诚如克鲁曼所言,最低薪资在能有效预防不平等的劳动剥削。

最后,标准经济模型过于简化了许多雇主和雇员之间复杂的互动行为。若纳入代理人问题、信息不对成、个体不理智的决定、资源分配的公平,标准模型的解说就进一步站不住脚。

另一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约瑟·斯蒂格利茨则认为,自由市场往往导致次优结果,而“市场清算均衡”只是理论结果的表达,并不是可达致的理想。

要废除掉一些贸易限制或者最低薪资制,或许能带来好处,但诚如康涅狄格大学教授James Kwak所言,这是一种”经济主义“的意识,即是只有简单的经济理论来支撑论述,却没有太多实证经验支持。

经济学怎么教,对公共讨论都会产生深远影响。事实上,经济学101理应只是我们认识经济的起点,但如果我们讨论国家经济决策的基础,都只是依靠我们在学校所学的经济学入门知识,那我们等同是在冒着把基础经济学101”摆上神台“(成为主流意识形态)的风险。

故此,这几天有关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讨论,不应只是停留在政府对计划的介绍。希望公民们能更积极把握机会,去质疑现有的标准经济假说,去要求提出实质求证,去挑战政府自称最为了解的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