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今日报》

“制药商只为了赚钱” 尚穆根不赞成药用大麻合法化

新加坡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揶揄,药用大麻合法化的趋势,乃是“商业宣传和钱在作怪”,更指控制药商隐藏了他们的真实意图。

尚穆根在接受亚洲新闻台采访时,认为制药商似乎找到了新的理据,企图开拓新的盈利门路。

内政部和卫生部在昨日发表联合声明,阐释了我国政府对使用含有大麻成分的药物立场,指出应把含有大麻素(Cannabinoids)的药物,以及未加工大麻产品区分开来,并指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究能够证实,未加工的大麻可以用于治疗疾病。”

反之,根据新加坡心理卫生学院(IMH)审阅了从1964年至2015年间,有关大麻影响的500篇论文,显示吸食大麻会导致严重脑损伤,两名患者中有一名会上瘾。

使用含大麻素药物须获批准

也有一些药物,是经科学验证和医学批准的大麻素产品。这些药物也作口服溶液和喷雾剂等药品来使用。

在上述部门联合声明也引述,相关研究显示,透过临床试验结果,使用大麻素药物以治疗癫痫病发作和癫痫的潜在用途。但这些大麻素药物仍需经过卫生科学局(HSA)的审查,才能在新加坡注册供应。

联合声明也指,制造商必须根据临床的科学证据和制药的数据,向相关单位证明大麻素药物的安全性、品质和功效。

若合法化,国家得不偿失

但是,尚穆根指出,制药公司却不惜投入大笔资金,来宣传“大麻利于医疗用途”。

他补充:“老实说,有些政府也将潜在的税务收入纳入考量。虽然这像是流氓游戏,但我认为,那些把大麻合法化的国家会发现,与健康相关的问题成本,将远远超过任何税务收入。”

尚穆根指出,“医用大麻”不过是拿来漂白大麻合法化的理由,这种说辞“充满漏洞”也不合逻辑。

“如果你要医用大麻,那么你真正指的是某些含大麻素加工药品,包括一些可用于开药方的药物,那么又何必去食用那些未加工大麻呢?”

他表示,如果出于医疗用途,医生证明病患需要使用、服用某些含大麻素的药物,那就没问题。

对非法药物零容忍

医疗用途受管制控药物的供应量、处方和配药,都存在着严格的管理框架。只有经卫生科学局注册的医生可以开出有关处方。

这些药物管制政策也必须获得研究的论据支撑,而卫生部和内政部基于缺乏大麻在医疗方面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有力科学证明,而裁定大麻仍属非法毒品。

”新加坡政府将持续‘安全和有控制地获得循证医疗方案’,同时对非法药物保持零容忍立场,因为毒品能“摧毁生命、家庭和社区”。

尚穆根指出,“其他国家的例子已经清楚显示,对毒品使用持有宽容态度,将让社会付出很高代价”。因此,他表示我国将全面和持续性地对付毒品走私和供需,确保我国仍是“无毒地带”。他补充,去年被逮捕的吸毒人数,不到全国人口的0.1巴仙。

他不忘强调,正是严苛法令打击毒品走私、贩运和进出口,许多无辜群众特别是孩子们才能免受毒品的荼毒。

歪曲宣传内容让人民误解

当被询及是否需要明确区分医药和非法毒品时,他表示只要没有扭曲的宣传,相信人们自然会了解。他补充道:“制药公司不能到处宣传说:我们希望你购买这些毒品,因为我们希望从中赚的更多钱” 。

“他们会尝试说服你,指这个东西是对你有益的,因为它是‘药用的’。看,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网民赞许对毒品坚决立场

尚穆根的相关访问公布后,获得很多网民赞许,甚至笑说尚穆根看起来就“好似比世界上其他的医生更厉害”。

网民对尚穆根的直言和大胆点赞,更表示赞同对毒品零忍耐的说法。他们也赞成“对生命、国家和社区制造问题,远远比国家所赚取的税收还要多”这一说辞。

有的网民表示,尚穆根并没有将眼光放大放远,只是根据新加坡当地的医生和研究发表以上谈话,不能说全部是事实。有的网民也质疑到,既然说医用大麻属非法,那么为什么医药界还在使用烟草呢?烟草不算毒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