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在2013年6月8日,于芳林公园树立的一个墓碑模型,象征因为政府推行网络新闻的新执政政策,导致“言论自由死亡”。 人权观察组织在上周五形容,我国扩大对网络的媒体审查,将削弱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图源:路透社)

鄞义林: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翻译自鄞义林(Roy Ngerng)原文:

有人认为,新加坡总理控告某博客,还是某个新闻平台被政府起诉了,都无关紧要。

他们说: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到其他平台阅读浏览,新的网站会出现的。

区伟鹏经营的“打哈欠面包”(Yawning Bread)博格,第一篇文发表于2003年。在2012年,他被新加坡政府起诉藐视法庭,并在2015年被判有罪,罚款八千元。“打哈欠面包”最后一文写于今年1月,区伟鹏写了整整14年。

我在从2012年开始在博客“诚心真相”(The Heart Truth)撰文。2014年,我被新加坡总理以民事诽谤提诉,并在2015年被判罪名成立。法庭要我支付总理18万元的损失。我在2016年八月续笔,在去年八月上载数份文章前,还暂停了一阵子。我只写了四年,共700文。

梁实轩的博格就是“Leong Sze Hian”,最早的一篇文写于2007年。在去年12月,他被总理提告诽谤,可能面对数十万元的赔偿。他的最后一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他写了整整11年。

梁实轩是第二位被总理提告的博客。

当人们要写些有关新加坡的事,就面对许多风险,但还是有人继续为国家时事发声。除了博客,还有诸如许渊臣和 Kumaran Pillai等坚守独立新闻网站《网络公民》和《独立新加坡》,当然还有TR Emeritus的Richard Wan。

他们甘冒风险,是因为他们也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有更好的运作方式,让缺乏话语权的人声音也能被听见,开创一个发展能让全体百姓受惠、而不仅限于特定群体的新加坡。

但我们不能只在背后摇旗呐喊,仰仗这些少数人为我们发声。他们才最需要我们实际的支持,并且成为这场社会运动中的一部分,和他们一起站稳阵线。我们必须相信,团结起来、互相扶助是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带来改变。

当前人民行动党领导的执政政府认为,杀鸡儆猴、杀一儆百就能唬住大多数。但那是因为我们纵容他们的,我们别忘了–新加坡也许没有完全的民主,但是我们还有手中一票,少数人是掌权者,但是我们有数以万计的公民权力。

经历了数十载的安稳,我们忘了我们才是话事人、我们忘了众志成城,可以移山。

我们忘了自己的权益。是时候记得了。

那些为你们仗义执言的人,需要大家共同来守护、捍卫权益和支持,才能继续畅所欲言。请如同当初大家为我伸援一样,支持梁实轩,捐助他与总理抗辩的司法基金。

但是,仅仅在我们被控告了给予财务支援也不够。要带来改变,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于此。

距离大选召开可能只剩数月,这段期间您需要认真思考,您期许的新加坡和社会的未来是怎样的?还有,您想要怎样的政府?

一个老是欺压为您打抱不平者的政府?一个不断试图切断您消息来源的政府?

您难道不希望有一个,懂得给予老百姓基本尊重和尊严的政府?

你想让恶霸来当您的政府吗?

他们以为我们只是寥寥少数,可以轻易击溃我们。我们也误以为我们都形单影只,孤立无援。但我们并未察觉,其实我们很多人当中也有同样的想法,我们当中许多人希望有个关怀和公义的国家,众人思变。

是时候让我们以其记得,我们是站到一块的,并记得我们作为一名公民的力量。

现在是记得我们力量的时候了,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反击。

现在是我们维护正义和平等,并记住我们的力量的时候了。

我们要花时间好好想想,要一个怎样的新加坡,而不是一直回味着过往。我们需要好好看看我们想要什么,并且为自己做对的事情。